向伪量化做法说“不”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约翰?凯

“当你不能度量自己所言、不能用数字将它表达出来时,你的了解就是贫乏的,不能令人满意。”这番话在聪明人讲过的蠢话排行榜上排名相当高,讲出这句话的开尔文勋爵(Lord Kelvin)为该榜单贡献了好几条颇有份量的高见。柏拉图(Plato)、莎士比亚(Shakespeare)、奥斯丁(Austen)和达尔文(Darwin)所掌握的知识可既不贫乏,也不令人失望。

伪量化做法企图压缩复杂的问题,并将其分解成单个的观察数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发布的人类发展指数(HDI)年度报告,绝对是一项令人钦佩的努力。该机构将重点放在经济社会发展的三大方面——健康、教育和物质生活水准,并就联合国各成员国实现这些目标方面的进展情况撰写报告。

开尔文的咒语随之开始显灵。健康指标的计算就够简单的了:用出生时的预期寿命减去25年,再除以60。这个比值在最终结果中占三分之一的权重。衡量教育的发展则要结合成就(成人识字率)与机会(入学率)。物质生活水平则是以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来衡量。但GDP的差距,远大于预期寿命的差异,因此你需要使用GDP的对数,而不是直接引用其数值,以防这一块指标将整个计算结果吞没。最后,将上述三部分的结果各乘以三分之一的权重,你就得到了最终数值。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冰岛拔得头筹,而垫底的是塞拉利昂。

如果你必须要进行这种运算的话,那么UNDP的计算已经够合理的了。但如果说我觉得,应该增加健康指标的权重,而降低人均收入的权重,情况又会怎样?或者说,如果衡量人类发展时,应纳入言论自由,或是民主、宗教宽容或宗教仪式,又该如何?问题不仅仅在于,理智的人对于这些问题的看法会千差万别,而是压根不存在一个能够应对这些分歧的客观标准,更遑论消除分歧。

即使冰岛的排名没有那么靠前,塞拉利昂也没那么靠后,我们也不会改变自己对这两个国家的看法:我们会改变指数。即使我们要修正对冰岛的看法,也不会是因为我们获知,该国的HDI指数已降到了0.96:而是因为我们知道了,冰岛没有我们先前想象的那么富裕。HDI提供给我们的信息,我们早都已了然于胸。

法国政府刚刚发布了一份有关国民收入测量方法的报告,该报告由一个由著名经济学者组成的专家小组指导完成。人们一再指责法国的经济表现,令该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有些恼火,因为法国的生活质量的确相当高。从法国每年接待的游客数量中就可以看出端倪。法国和美国人均GDP之间的差距,很大程度上源自于法国人对长时间午餐、假期、以及早早退休的嗜好。

要创造出一种能反映出上述事实的指数并不难。不过,这种指标不会为人们已有的认知增加任何新内容。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更可能是减少了。就像“冰岛HDI为0.99”这句话带给我们的认识,要少于、而非多于“以全球标准衡量,冰岛人民富裕、健康,并受过良好的教育”的说法。

在彼得?韦尔(Peter Weir)执导的电影《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中,罗宾?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扮演的极具个性魅力的教师,本来要教J.埃文斯?普里查德(J. Evans Pritchard)的一篇课文。普里查德在文中阐释道:“若以诗的完美程度为横轴,其重要性为纵轴,那么计算其所占面积,便可以得到它的伟大分数”。威廉姆斯让学生们把这几页从书上撕掉,接下来开始激发大家对文学发自心底的热爱。我们也应该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伪量化问题。

译者/陈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