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的制造:有感于肖战事件

作者:莫小北
这几天肖战粉丝的事情炒得火热,连不知情的外人也看到了只言片语。这篇小文就来说说对偶像制造的想法。
之所以说偶像制造,是想表达:偶像与其说是真实人物,不如说是团队、资本与粉丝等联合打造的符号表征,日常的“立人设”“人设坍塌”就反映了这一点。
粉丝和偶像之间的关系,是交换性的:你给我人设,我给你热情,这热情又能够变现为经济资本、社会资本、符号资本。所以偶像有巨大的市场号召力,但也可能因“一着不慎”而为粉丝与资本抛弃。
面对粉丝,偶像的印象管理技术既有顺应的一面——所以偶像干嘛都要考虑粉丝的感受,同时印象管理也有引导的一面——所以偶像会小心翼翼地树立与维系人设。
在偶像创设形象的过程中,前台后台化是一个很普遍也很有意思的现象。偶像很多私人性、生活化的个性与喜好被提炼甚至加工,成为吸引粉丝的关键。我们说爱屋及乌,心理学上有光环效应,喜欢他的甲,就推及他的乙丙丁到癸,都是值得喜爱的。
人们不满足于偶像的一个方面,而是要窥探出他的方方面面(时间上纵向的“养成”也属于此),把偶像放到粉丝的凝视之下。在这座“全景敞视监狱”中,监视者和被监视者颠倒了位置,在中央的是被监视者即偶像,他被环绕四周的粉丝所关注。于是,偶像与粉丝的关系就好像推手,你来我往,粉丝监视偶像的生活,偶像管理粉丝的判断。
在偶像的制造过程中,粉丝滤镜也是有意思的一个现象。从外部的、客位视角来看,粉丝滤镜是粉丝不理性的反映,但在粉丝的立场上,粉丝滤镜是粉丝合理化其选择的策略:只有能够解释偶像的行为,我的喜爱才有道理。反正话语资源库那么丰富,总有我能挑选出来的道理。
这么说,好像有点虚无和悲观,偶像都成了资本竞逐下的泡泡(那些吸毒的偶像就是如此)。但也不尽然,比如李宇春和她的粉丝就很正能量,十几年过去,偶像和粉丝的共生、黏着,值得点赞。其中的原因,不知道有没有年代的缘故:05年超女的粉丝,再疯狂,能想象得到今天骨灰级粉丝的可畏么?(所以杨丽娟之于刘德华,是个例,而不同于肖战粉丝的大规模举报行动。)
各花入各眼。偶像虽然是制造出来的,但粉丝的喜爱是真心的,所以偶像不管为了钱包还是粉丝,都不要随便败坏好感、糟蹋形象才是。另一方面,粉丝倾慕偶像心切,但如果做得过火过激,也只会砸了自家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