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 | 罗家德《中国治理》:理解中国本土组织管理

罗家德复杂系统管理学系列
其首部作品《复杂:信息时代的连接、机会与布局》获“2017中国好书”提名奖
《中国治理》
中国人复杂思维的9大原则
◎ 罗家德 著
 
已故物理学家霍金:21世纪将是复杂科学的世界
9大原则:关系 圈子 人脉   自组织 多元治理  势能 调控  布局 造势
洞悉复杂系统下中国人的治理智慧,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

内容简介 

黑天鹅乱飞,灰犀牛到处跑,危机时刻管理者如何应对?

企业内部自组织如何协同共生?

中国人谈领导,为何强调“做生意前先做人”?

组织如何突破“一放就活,一活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再放”的循环?

这是一本组织管理的经典教科书。作者罗家德教授结合其社会学、管理学与经济学学科背景,参与组织实务来找寻答案,关注真实的管理活动、管理绩效,以及管理者的思维方式。作者从“人情社会”与“关系社会”的本质中出发,将中国传统管理智慧与西方复杂系统管理理论相结合,旨在探寻出今日中国人适用的管理规则。它们包括:礼法并重、重视动态平衡、经营圈子与人脉、鼓励自组织的创新、布局与造势,等等。在书中,作者对复杂科学、网络分析有精彩论述。

这本书在借鉴中国传统智慧,运用研究学理,融合技术进步,关注管理现实问题上都做出了积极的探索,对今日管理者和职场人士完善治理体制、提升商业认知、管理组织、调配资源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作者简介

罗家德,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与公共管理学院合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先后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先后取得经济学、应用数学硕士和社会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社会网络和经济社会学,拥有经济学背景的社会学家,善于用复杂网络阐述信息时代的底层逻辑。清华大学社会网络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信义社区营造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学会社会网暨社会资本研究专业委员会创会主席。

罗家德教授致力于社会网理论研究:大数据中的社会网分析、自组织过程研究,并将中国社会的“关系”、“圈子”等特质置于中国本土化管理研究之中。20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最知名的社会学家马克·格兰诺维特的弟子,翻译其著作《社会与经济》《镶嵌:社会网与经济行动》。

主要著作:
《复杂:信息时代的连接、机会与布局》
《中国人的信任游戏》
《社会网分析讲义》

《云村重建纪事》

推荐序
以复杂系统的视角求解组织管理的问题

陈春花

罗家德复杂系统管理学系列,是罗教授建立复杂系统管理学这一宏大计划的新尝试和成果。当我提前拿到书稿,展卷阅读时,我为这两本书所关注的命题,以及所呈现的思考点赞。它们突出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这两本书所探讨的话题是现实的管理问题。今天的管理者要面对的就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系统,因此,如何以复杂系统的视角来看待组织管理,是每一天、每一个人都需要寻求答案的命题。统计学与数量模式训练出身的罗家德教授放弃了自己的优势,回归管理场域的田野,去关注真实的管理行为、管理活动、管理者的思维方式,以及管理绩效。他亲身参与,从组织实务里找寻答案。这样的研究使得罗家德教授从“人情社会”与“关系社会”的本质出发,拓展到寻求

中国组织行为的关键影响因素,并借助于此,展现中国人在复杂思维下特有的治理之道。显而易见,企业及组织成员都处在一个个圈子或非正式组织之中,这正是社会化的含义,所以它导致了组织管理需要正视非正式组织的存在,重视非正式组织对绩效的影响。中国文化背景及复杂系统本身使得这一问题更加突出。这两本书的可贵之处,就是它们不仅没有回避这些日常管理中存在的问题,还用中国传统智慧与西方学理性结合,帮助我们多维度获得认知的提升,从而得出自己的答案。

其次,这两本书所探讨的话题回应了时代的需求。这个时代给予了组织两个重要变量,一是持续的不确定性,二是万物互联。不确定性要求组织保持足够的敏感性和韧性,以感知变化,引领创新。万物互联在带来复杂性的同时提供了应对不确定性的原则,那就是以连接迎接不确定性。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所有的组织,包括个体都面临这个挑战。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全新的组织形态来应对这个挑战。作者在这两本书中探讨的复杂系统视角下的组织管理之道,正是要管理者正视万物互联后,组织需要拥有什么样的组织思维,需要如何演化组织本身以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如何有能力获得组织与环境的共同演化。为此,我也提出了“共生型组织”这个概念。共生型组织的核心就是开放边界,引领变化,彼此加持,互动成长,共创价值,这正是这本书所描述的复杂而开放的系统。可以说,我们是从不同的视角,去寻找组织管理的新解。

再次,罗家德教授的工作正是管理学研究范式的发展需要。按照传统的分析式思维,管理研究和实践早已今非昔比,成果非凡。但这并不排斥复杂性科学思维在管理学中的开拓发展。强调混沌、非线性和自组织的复杂科学思维也将从物理学、生物学延伸到社会学和管理学,这几乎是没有疑问的。当前,管理学研究的思维框架和逻辑进路商道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从这点来说,我们应当鼓励管理研究和实践的创新思想,而不是视而不见。与科学的其他领域一样,管理学的理论也是可以证伪的,因为管理学本来就是一门实践的学问,而这种实践——盈利与亏损,生存与破产——来得特别及时和明确。

我很赞同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有所选择地吸收管理经验的探索。毫无疑问,今天的现实管理活动中仍然是在一个关系社会中进行的,讲究关系、圈子和差序格局。也许这个差序格局的目的是追求稳定,要求各安其位,这与数字化时代的相互连接、强流动的特点有所不同,也正因为此,更需要我们加以注意。另外,强调复杂系统的人的特性,并不是轻视技术进步。管理学的几次重要进化都伴随产业技术革命而来,而社会财富和社会幸福的增加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技术进

步的产物,因此,我们既要关注技术带来的复杂性、不确定性,同时也要正视技术带来的进步。

这两本书的研究在借鉴中国传统智慧、运用研究学理、融合技术进步、关注管理现实至问题上,都做出了积极的探索,相信会带给读者很好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