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N号房”事件,是什么制造了魔鬼?

作者:莫小北
韩国N号房事件这几天引起国内关注。我想愤怒和痛心大概是绝大多数人的反应:恨组织者和观看者,哀受到伤害的女性。受害者最小的年仅11岁、观看视频的男性达26万、请求青瓦台公开嫌犯身份与照片的民众超200万……是什么,制造了魔鬼?
第一重力量,是把女性他者化的男权统治。上野千鹤子在《厌女》 中介绍了男性社会性纽带、同性恋憎恶、厌女症联动的社会装置,男性的欲望可分为成为的欲望和拥有的欲望,是认同与认异的统一。在N号房间中,女性被降格为性器官,满足了男性占据、支配和控制的心理,是厌女症的暴露。同时,众多观看者的存在与留言,呼应了男性的同型社会性欲望,这也引出了第二点。
第二重力量,是性成为商品,得到市场化的现实。在《太太的历史》中,作者指出在西方,起初单身和寡妇的地位高于已婚者——因为对性的厌恶。之后,在家庭生活中,性屈从于生殖繁衍,多余的、欢愉的性本身并不受待见。在我们熟悉的性是自然的观念之前,历史走过一条漫长的道路。但在N号房间中,我们看到了性的分化:男性的性是主人,女性的性是仆人——事实上,女性是否“有”性也成了问题,她没有权力拥有性,她被物化为了性,她只“是”性,成为明码标价、可以买卖的物件。
第三重力量,是荡妇羞辱、责备受害者的思维。在N号房间中,除了加害者与受害者,还有“人们”的存在:他们可能是父母、教师、同学、朋友、邻居、路人……总之,是加害者用以控制受害者,所说的“人们”。初期,组织者威胁受害者如果不听话,就把她们的信息和照片公开出去,由此一步步实现了对受害者的控制,使受害者无助地卷入其中。
由最后一点,我想到了鸡蛋和石头的隐喻。每次有类似的新闻出现,总会有两类声音出现:一是公共的,呼吁职能部门加强监管;二是私人的,向每一个人提出建议。在具有滞后性的法规面前,个人的提议是鸡蛋;在观念的暴政面前,你我的努力是鸡蛋。
我们所做的,就是让鸡蛋不仅是鸡蛋,让鸡蛋除了勇气和信念,也有能力和力量,去抗衡石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