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性恋解放运动先驱Phyllis Lyon去世,享年95岁

美国女同性恋权利运动先驱菲利斯·莱昂(Phyllis Lyon)因病于2020年4月9日病逝,享年95岁。
菲利斯·莱昂(Phyllis Lyon)和戴尔·马丁(Del Martin,1921-2008)是一对非常有名的同性伴侣。她们1955年9月21日在旧金山成立“比利蒂斯女儿”(Daughters of Bilitis)组织,这个名字来源于法国同性恋作家Pierre Louÿs的爱情诗歌,它也是美国第一个女同性恋权利倡导组织。
作为美国女同性恋权利运动先驱,她们是2008年加州同性婚姻合法化后第一对领取结婚证的伴侣。
关于菲利斯·莱昂(Phyllis Lyon)和戴尔·马丁(Del Martin)的传奇故事,转载“同语”曾刊载的《戴尔·马丁和菲利斯·莱昂:我用一生成为你的新娘》。

 

在美国社会最为保守的历史时期,戴尔·马丁(Del Martin,1921-2008)和菲利斯·莱昂(Phyllis Lyon )这两位勇气可嘉的女性成为了恋人。她们是女同性恋解放运动的奠基人,她们发展和扩大了女同性恋的定义。

在她们早期的作品《女同性恋/女人》(Lesbian/Woman,1972)中,莱昂和马丁对仅仅以“性”来定义女同性恋的观点提出了质疑,她们将“女同性恋”定义为“性欲、心理、情感和社交兴趣都投向同性的女性,即使这种兴趣没有公开表达出来。”这个概念不仅使得那些从未与女人有过性关系的女性也可以将自己归为同性恋,而且使女性认同成为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女同志运动的基础。马丁和莱昂还因保持了超过五十年的忠实关系而成为女同伴侣的典范。
01
筚路蓝缕
1921年5月5日,马丁出生于旧金山;莱昂则于1924年11月10日出生于俄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Tulsa),但她也在旧金山长大,并在那里接受教育。二人均在大学攻读新闻学,马丁在旧金山州立大学,莱昂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1949年,戴尔·马丁与菲利斯·莱昂在西雅图一家出版公司工作时相遇。其时,马丁曾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是一位29岁的拉妈,而莱昂则是25岁的“直人”。1952年,她们相恋了。1953年,她们搬到了旧金山。随后的五十年,她们从未分开过,也没搬过家。
1955年,在与其他女同性恋交流的的过程中,她们和一群朋友成立了一个叫做“比利蒂斯女儿”(Daughters of Bilitis)的组织。命名源于皮埃尔·路易(Pierre Louÿs)的一本女同情诗集《比利蒂斯之歌》(Songs of Bilitis)。这个名称是特意选择的,同志们一看便知,外行则不知所云。
1956年,“比利蒂斯女儿”发行了一份十二页篇幅的油印通讯,名为《阶梯》(The Ladder),由莱昂编辑。原本并不激进的“比利蒂斯女儿”很快与“玛特欣协会”(Mattachine Society,一个主要由中产阶级男同性恋者组成的社团)建立了密切联系,而“比利蒂斯女儿”也成为第一个全国性的女同性恋社团,《阶梯》则成为首份公开的女同期刊,得以全国发行。由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保守氛围,“比利蒂斯女儿”的会员身份是保密的,莱昂也在最初几期《阶梯》中使用了笔名。
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早期,“比利蒂斯女儿”已风行全国,发展到芝加哥、纽约、新奥尔良、圣地亚哥、洛杉矶、底特律、丹佛、克里夫兰和费城等地。六十年代早期,《阶梯》的订阅量达到了500份,而实际上它的读者远不止这个数目,因为一本杂志往往在很多不敢订阅的人们之间辗转相传。
尽管莱昂和马丁为组织竭尽所能,但是,年轻激进的女权主义者涌现了出来,并且试图夺权,以便让“比利蒂斯女儿”变得更具斗争性。到七十年代,莱昂和马丁已经不再是这个组织的领导者,而该组织也很快解散。
02
中流砥柱
与此同时,莱昂和马丁已在旧金山当地政坛和成立于六十年代中期的“宗教与同性恋理事会”(the Council on Religion and the Homosexual)中表现相当活跃。“宗教与同性恋理事会”致力于帮助同性恋酒吧免遭警察骚扰。1965年1月1日,警方对同志新年派对的粗暴干涉引发了旧金山宗教领袖们的谴责。随后,“宗教与同性恋理事会”推动同性恋相关的法律改革、并采取其他措施来改善旧金山同性恋者的处境。
1970年,马丁写了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刊登在《倡导》(Advocate)上,题为《别了,我疏远的兄弟们》(Goodbye, My Alienated Brothers)。文中,她谴责了同志运动中的男性沙文主义。那时莱昂和马丁常常开玩笑说,女同志们应该在同运阵营中自立门户,但实际上她们后来为加强男同和女同的团结付出了很大努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之交,莱昂和马丁还致力于消除妇女运动中的“女同性恋恐惧”。尽管在“国家妇女组织”(the 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中有很多杰出的同性恋者,但是有些领导人,包括该组织奠基者之一的贝蒂·弗瑞丹(Betty Friedan)在内,都表现出恐同态度。1971年,在洛杉矶的“国家妇女组织”全国大会上,该组织最终通过一项决议,确认对女同性恋的压迫是一项女性主义议题。
1972年,莱昂和马丁还协助成立了“纪念艾丽斯.B.托克拉斯民主俱乐部”(the Alice B. Toklas Memorial Democratic Club),以帮助女同性恋者竞选公职。其后,莱昂和马丁都在若干的市委会及其他公共部门工作过。
03
孜孜不倦
1972年,莱昂和马丁出版了她们最重要的著作《女同性恋/女人》,这本书至今依然是了解20世纪美国女同性恋生活的一本关键读物,涉及性、心理健康等很多问题。在1991年该书20周年纪念版中,莱昂和马丁补充了一些新的资料,从中可以看出女同性恋者对20世纪美国历史的影响与日俱增。
她们1973年的作品《女同性恋的爱与解放》(Lesbian Love and Liberation)则捍卫了个人对性的选择和自主。
在为同志议题著述和演讲的同时,马丁还是反对家庭暴力的先锋。1976年,她出版了《受虐的妻子们》(Battered Wives),该书谴责了婚姻制度中的不平等和普遍存在的对女性的蔑视。
1976年,莱昂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育学博士学位,专攻性学研究。之后她担任“全国性学论坛”(the National Sex Forum)的领导人,成为享誉全国的性学专家。
1979年,二人在旧金山开办了一家费用从优的妇女诊所——“莱昂-马丁健康服务”(Lyon-Martin Health Services)。
无论是作为循循善诱的教育者还是高瞻远瞩的活动家,自同性恋运动之始,莱昂和马丁就是风云人物。1995年,二人帮助组建了“老年女同志变革组织”(Old Lesbians Organizing for Change),并双双作为代表出席了1995年的白宫老年大会。
2002年是二人五十周年纪念,电影制作人琼.E.拜伦(Joan E. Biren)发行了一部有关她们生活的纪录片,名为《再无隐秘:戴尔·马丁和菲利斯·莱昂的时代》(No Secret Anymore: The Times of Del Martin and Phyllis Lyon)。
04
银发新娘
2004年2月12日,莱昂和马丁在旧金山市陪审员梅布尔·藤(Mabel Teng)的主持下举行了婚礼,此前旧金山市市长加文·纽瑟姆(Gavin Newsom)批准向同性伴侣颁发结婚证。仪式后,马丁说:“半个多世纪以前,菲利斯和我互许终身。今天,旧金山通过平等和公正,向我们表达了忠诚。”
她们的婚姻很快被加州最高法院以纽瑟姆市长无权颁发结婚证为由宣告无效。莱昂和马丁随后加入一场挑战加州法律合宪性的诉讼,诉因是该法将婚姻局限于异性夫妇。在经历了地区法院胜诉和上诉法院败诉之后,案子最后由加州最高法院审理。
2008年5月15日,一份以4:3的法官意见做出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书发布了。在这份由大法官罗纳德·乔治(Ronald George)执笔的裁决书中,加州最高法院判决支持婚姻平等,宣布加州法律剥夺同性伴侣婚姻权的做法违宪。
为了向莱昂和马丁致敬,纽瑟姆市长安排这对伴侣受领法院终审判决后颁发给同性伴侣的第一份结婚证书。2008年6月16日下午五点,市长在市政厅的一个私人庆典上为她们主持了婚礼,紧接着又举办了一个面向亲朋好友及新闻媒体的招待会。

05
当之无愧
马丁和莱昂成为加州高院裁决后第一对“领证”的同性伴侣,实在当之无愧。正如“全国女同性恋权利中心”(the National Center for Lesbian Rights)的执行官凯特·肯戴尔(Kate Kendell)所说,莱昂和马丁在同志平权斗争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在一个一旦出柜就会失去一切的时代,她们出柜了。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她们一直顶着风险大声疾呼。她们所做的,我做不到,我相信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也都做不到。”
让她们成为第一对合法结婚的同性伴侣,肯戴尔说,“是我们所能做到的承认她们功勋的最起码的一件事。”
马丁和莱昂是现代同性恋运动的鼻祖,她们见证了同志运动从谨小慎微的最初起步,到男女同性恋解放呼声的高涨,再到同志平权进入主流政治领域的发展历程。
令人悲痛的是,婚后仅仅三个月,戴尔·马丁即于2008年8月27日,撇下莱昂、女儿和外孙们,撇下千千万万的仰慕者,逝世于旧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