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终社会学总结

作者:莫小北

新年即将到来,又到了各大媒体和每一个人年终盘点的时候,2020年,社会学又会带给我们哪些思考,哪些启迪,以及哪些困惑?
这一年,家暴、性骚扰等的发生一次次将女性的弱势以及所嵌入的性别不平等秩序暴露出来。虽然我们早已熟知激进女性主义提出的“父权制”概念,但如何“清算”思维和现实中的性别主义仍然“任重道远”。男女二元对立模式充满僵硬的本质论腔调,吊诡的是,女性主义所具有的不妥协的韧性和刚性,本就是“阳刚”的男性气质之表达。
廿年前,南周的新年献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犹在耳旁;今天,越来越多的标题则以“你”开头。从“我们”到“你”,反映出社会分化愈广而结群与认同愈难的现实,也体现出个体化态势对个人存在的突出。显然,在快速变动的时代中,如何安放自我的位置,如何在“我”与“群”之间划定灵活而流动的界限,仍旧值得思索与探寻。
每年一度举办社会学年会的学会和其它组织就如同一个个插片,共同织就出我们的形象。碎片展示出分工细化背景下生活的多维,也蕴含着角色紧张甚至撕裂的可能。在节奏飞驰的现代化生活中,怎样协调不同场域的期待、平衡角色集内在的角力,是我们每个人都要思考与实践的议题。
今年,风险社会和社区治理成为理解与应对疫情的两个关键词。生命的档案化、流动的危机、细密的网格、对既自然又人为的风险的应对和对社区力量的激发,一方面引起了对社会学想象力的反思,一方面也构成了我们社会文化嵌入性的表达。同样是今年,学术交流模式做出的调整尤其引人注目。线上会议体现出时空标准化前提下的分离特性,“脱域”成为了影响太多人学习或工作形态的机制。
盘点的功能在于回首往昔。回顾过往,我们或许会越来越感慨自己的局促:短期的目的性越来越强,做事也越来越寻求直接的收益。这种促狭感不再是所谓“下层”的专属惯习,而毋宁说是成功焦虑所“碾压”出的同质化生活轨道。
另一方面,新年不仅仅是一年之首,更是辞旧迎新的节点。赋予时间以社会意义意味着我们把时间分为了客观时间和体验时间两类,看起来体验时间是以人为尺度的私人化感受,但究其根本,仍然离不开社会力量型塑的宏大叙事。就是在这样主客互渗的结构化过程中,我们继续着每个人的生命历程。
年终是各种盘点的日子。盘点是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类似于阈限期,是我们由过去进入新年的通道。盘点亦可被理解为社会化的一个节点,是我们成长过程中的“驿站”。
近年来,我们越来越观察到一种或可称为“跷跷板”的人际关系格局。跷跷板的特征在于:其一,进行互动的是两个相互独立的个体,既不是差序格局所描述的相互关联,而是一个一个的存在,也不属于团体格局,而是“单打独斗”的。其二,跷跷板的两头置身于彼此紧张的关系之中。一方面,跷跷板是动态的,在道德伦理弱化的背景下,我们对于人事的处置拥有了更大的自主权和随意性;另一方面,跷跷板的和谐与冲突是辩证的,而且冲突的可能更大,毕竟我们身处在一个利益分化、观念多元、行动多维的环境中。
此外,最近的人际互动也越来越表现出链式互动的特点。曾经交往的特色是差序格局,像一颗石子投入水中,荡起的涟漪以己为中心,越推越远,也越推越薄。在陌生人社会,互动或许是链式,一环连着一环,一环可以连多环,在陌生人的陌生消息面前,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即不存在认知和情感上的差别,比如微信群。
每一年的年终盘点,大抵都会说过去的一年是不平凡的一年,然后列出种种大事以佐证之。其实,每一个过去的年,都是自我生命历程中独一无二而充满意义的一年,它们就像年轮,默默而坚定地记刻下我们的奋斗轨道。不论灿烂还是糟糕,我们都愿意欣然接纳,然后整装待发,奔赴下一段旅程。不论热搜还是禁区,每个人都在制度的规约中探索着实践的灵活性。在简单而又厚重的日子里,书写下自己的喜怒哀乐。
年终盘点很多时候成为量化人生的策略。挣了多少钱、读了多少书、走了多少步、升了多少官,似乎就能代言我们的成败。与对物质的推崇相比较,灵魂成了迂腐的自我感动或曲高和寡。计量化是生产力和效率至上的结果,也是成功焦虑和应对风险的手段。质量虽然不可能取代量化的地位,但也值得期待它成为我们理解人生的另一种视角。
年终盘点是变与不变的较量,我们一方面期待生活做出改善和提高,一方面惧怕无妄之灾的带来。就如同社会是调整和惯性的博弈、家庭是传统与现代的协商、性别是女性主义同男权统治的角力,事情总是会抛弃由此到彼的线性演变,在走走停停、兜兜转转的立体坐标系中,摸索着自己的定位。期待生活中的每一个惊喜(惊讶亦如是),或许是年终盘点最有意思的部分。
年终盘点是吐故纳新的契机。我们既哀婉逝去的生命,也拥抱全新的可能;既痛饮过往的得失,也收拾前行的动力;既直面生活的挑战,也做出今后的规划。不论得意还是失望,过去的已成定局,但未来不是马拉松的终点,而被孕育于生命的每一个脚印中。所以拥抱过程、接纳自己、享受细节,才是年终盘点的意义。
新年不是KPI,不是又一个deadline。新年之新,不在于时间的机械前行,也不会嗖地一声就全新装扮,新年更意味着新的思考与气象。就像在结构范式之外过程-事件范式,在规定之外的能动性,值得的,既在于心有猛虎,奔赴下一段旅程,也在于细嗅蔷薇,关注每一个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