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孝通“失落的7万字小说”《茧》首次面世

2020年是费孝通先生诞辰110周年。近日,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刊行“费孝通作品精选”,脉络性地呈现费先生的学思历程和主要成就,其中有费先生一部失落82年之久的近7万字中篇小说《茧》。
据介绍,《茧》一书对于理解费孝通早期的学术思想与时代思潮的关系提供了难得的新维度。这部20世纪30年代中期用英文写作的中篇小说,长期被封存于作者曾经就读的伦敦经济学院图书馆的“弗思档案”中,2016年才被发现并翻译成中文。
“对于费孝通的读者来说,精选集中的《茧》一书应该是非常大的惊喜,因为这是大家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一本小说。”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飞舟老师介绍说,《茧》是费孝通先生在英国留学期间所创作的英文小说,由北大社会学系两位博士生翻译,由王铭铭教授修订。
“《茧》从未出版,译为中文后,仅约65000字。作为文学作品,它含有不少想象成分,却不完全是虚构之作。这部富有纪实内涵的小说,刻画了20世纪30年代中期苏南乡村一家新兴制丝企业与地方社会的关系图景。”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王铭铭老师介绍说。
《茧》的开篇“通先生”在二战前夕的柏林,因“灯火管制”而百无聊赖,径自出门在康德大街的天津饭店就餐,巧遇自己读大学时的校友王婉秋。异国他乡遇故知,两人一晚不倦的闲聊与穿插其间的往事回忆构成了小说的全部内容。《茧》带有英式小品文特有的内敛和风趣,诸如“而现在,吃饭只是为了免于饥饿。生活规律看来只有和他人在一起时才能实现”等佳句,则不时透露出作者的洞察和睿智。
在中国部分描绘中,虽然写到了村民由于蒙昧而对工厂烟囱的猜忌,但行文恬淡,笔触优美,费孝通无疑对“乡土中国”的农人怀有美好的情愫与期待。从中也不难看出,他关于中国农人在未来城市化、产业化过程中“离土不离乡、进厂不进城”的预判——这显然同近四十年中国社会的高速发展既有印证也有嬗变。
失落82年后重新面世的《茧》告诉我们,费孝通不仅是中国社会学、人类学、民族学的重要奠基人之一,不仅为世界文明学说提出中国概念、中国思考,而且是一位文学高手,是一位出色的“讲故事的人”。
综合中国新闻网、长江网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