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会学协会的崩溃

本文作者为Philip N. Cohen,美国马里兰州立大学的社会学教授,《Family Inequality》博客的作者。该文为作者于今年3月28日发表的一篇博文,作者行将结束为期三年的美国社会学协会出版委员会委员的任职,写下此文反思当下正在走下坡路的美国社会学、美国社会学协会(ASA)和出版委员会。社会学吧摘要翻译关于社会学和社会学协会的内容如下,给大家参考。

 

我很想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但实际情况是并非如此。我很享受在会议上与同事一起度过的时光,但除此之外,这三年就是浪费时间。以下是我的一些反思。首先是关于社会学作为一门学科的一些观察,然后是关于 ASA 的一些情况。

社会学

近二十年来,社会学在美国高等教育中的占有率迅速下降。社会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的百分比在上世纪末达到顶峰:

图片

仅以社会科学中获得博士学位的人数来看,您可以看到,自 2009 年经济衰退以来(在此图中2009年表示为 0),社会学是下滑的社会科学学科之一,而心理学、经济学、商科、政治科学和其它STEM 学科都在增长。

图片

美国社会学协会

可见,社会学作为一门学科正在走下坡路。但是美国社会学协会(ASA)表现如何呢——我在这篇文章的标题中说“崩溃”是否公平?

学科的萎缩给ASA带来了结构性的挤压。为了保持其组织规模,它需要在社会学环境中占有越来越大的份额。前景似乎很暗淡。

从好的方面来说,该协会出版了几种著名的期刊。虽然有不同的评价指标,但只有两本 ASA 期刊(《美国社会学评论》和《教育社会学》)在 Web of Science的五年引用影响因子中进入社会学期刊前十名

在使用不同评价标准的基于h5-index的 Google Scholar期刊排名中,只有一本杂志(《美国社会学评论》)进入社会学期刊的前 20 名,在由经济学、社会科学综合、社会学、人类学和政治学组成的综合排名前 100 名中排名第 20。

在高影响力研究方面,在 2017 年发表的前 100 篇被引用最多的 Web of Science 社会学论文中,有七篇发表在 ASA 期刊上(其中五篇发表在《美国社会学评论》)。

2020 年 Almetric当年最受关注的100篇论文(包括来自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等渠道),其中有 35 篇来自人文和社会科学的论文,但其中没有一篇是由 ASA 发表的(尽管有一些是由社会学家发表的)。

所以 ASA 在社会学中很突出,但并不接近主导地位,在整个社会科学中也是这样。但就出版物而言,您不能说 ASA 正在“崩溃”。(另外,在 2019 年 ASA一共获得出版物收入 300 万美元,占其非投资总收入的 43%。)

但就会员人数而言,ASA的衰落就非常明显。从 2007 年到 2019 年,该协会的会员数量下降了 24%,然后在去年进一步下降了 16%。如果将ASA会员人数相对于完成学位的博士人数作为一项衡量指标,自 2007 年以来,该指标下降了 42%——从每位获得博士学位对应 26 名付费会员减少到 15 名。以下是趋势图:

显然,该组织的会员数量出现长期严重下降。

那么一个由社会学家,包括组织社会学家所组成的组织将如何应对这样的组织问题呢?答案是:特别工作组(task force)!早在2017 年就成立了一个关于会员问题的特别工作组,两年后这个小组发布了他们的报告和建议。

首先,工作组报告说 ASA 的会员下降幅度比其他 11 个匿名的学科协会所看到的下降幅度更大:

图片

他们进一步报告称,只有 36% 的受访者认为成为ASA会员的价值等于或大于成本,而 48% 的成员表示价格过高。

此外,根据他们的分析,69% 的未续订会员将会员费用列为重要原因,到目前为止他们发现的最重要的因素

顺便提一下,2013 年ASA年费大幅增加,范围从51 美元(失业会员)到368 美元(年收入超过 15 万美元的会员)不等,而平均每位会员的支出是 176 美元(基于会员人数和审计报告中公布的会员收入) 。

因此,毫不奇怪,尽管他们确实建议“对我们的会费和会议注册费结构进行全面审查”,但他们没有关于会员费用的具体建议。

相反,他们建议:为社会学家在协会内创建子团体提供新的方法;重新思考社会学年会,并开展一些可大可小的新活动;从姓名牌上删除机构从属关系然后把名字放大;免费提供新成员部分会员资格(价值约 10 美元);周年定价 – 而不是基于日历的年度定价;在更广泛的“不同城市”举行会议;更专业的发展;更多的公众参与;更改论文截止日期,以及考虑对论文提交进行其他更改;并为成员反馈提供更多机会。

上面的每一项建议都得到了协会选举产生的理事会的一致批准。但第二年,会员人数又下降了 16%,其中不知道多少可以归因于大流行和被取消的年会。

关于会员危机,我的评估是 ASA 是组织停滞和没有对外部情况做出合适反应的一个代表。这些社会学家的成员,通过他们选出的委员会,似乎没有对些作出实质性的回应。那就只能留给专业人员在未来几年收入下降时再采取紧急措施。

一个几乎不可避免的结果,ASA协会进一步依赖付费期刊出版和与 Sage 出版社合作的利润最大化合同,并将反对向公众免费开放他们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