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做工》读书笔记

作者:杨新宇

《学做工》这本书也算是劳工社会学领域的一本经典著作。虽然这本书并不像布洛维地《制造同意》那样从劳动过程开始进行分析,但是也在劳工社会学领域提出并尝试解决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工人的代际再生产问题。

从社会学的角度讲,如果一个社会不是非常固化的话,那么代际之间一般都是会有流动的,工人阶级的子弟是有机会找到更好的工作,甚至是跻身白领阶层的;而如果是一个成型了的社会,那么代际流动就会比较少,工人阶级的子弟大概率还是只能当工人,这是社会结构的必然结果。然而,保罗·威利斯却发现,工人阶级的子弟们很多是自愿地去子承父业,到车间里当工人的。于是他找了几所学校,去做了一个民族志研究,来讨论为什么工人阶级的子弟心甘情愿的子承父业,去当工人。威利斯认为,工人阶级的子弟自愿子承父业,不仅是社会结构性因素再生产的结果,更是他们对学校主流文化做出反叛的一种表现。

这本书整体上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民族志,第二部分是分析。在民族志部分,作者描述了自己的田野发现。威利斯通过对这些工人阶级的子弟们,也就是书中说的“小子们”内部构成了一个非正式群体,这群人聚在一起上课睡觉,下课抽烟喝酒、打架闹事、歧视女生和其他种族的学生,并且他们还歧视那些老师眼中的好学生,认为他们不够男人。其实从这些描述来看,类似的现象也发生在中国的很多学校里,尤其是农村地区的学校,差生们(很多都是工人或农民的子弟)的表现和这些“小子们”也是很相似的。但是再往下看就会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中国的差生们对自己的未来往往没有什么规划,多数人都是走一步看一步,在学校里只想着怎么取乐,而“小子们”则在家庭的影响下以及学校的要求下开始为自己日后进入工厂当工人做好了准备。并且,从对他们的访谈中,也能看到他们对工人阶级是有认同的,他们认为当工人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工人是一个能体现男子气概的职业,所以他们是愿意去当工人的。民族志的工作到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小子们”为何子承父业,继续去当工人了。他们不愿意接受学校的主流文化,并且在自己内部形成了一个小群体,这个小群体有着自己的文化,这种文化日后就会演变成工人阶级里的“车间文化”。或者说,“小子们”为了反抗学校主流文化而构建起的这种文化其实是“车间文化”在学校里的版本。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我们在第二部分里可以看到更加深入的分析。威利斯对这一现象的分析引入了两个概念,洞察和局限。洞察的意思是“小子们”意识到了固化的阶级不平等的现实,从而构建了一套反学校的文化来进行反抗。而局限的意思则是他们的洞察并不是完全的,而是一种部分洞察,正是这种部分洞察最终将他们引向了工人阶级的道路,把他们变成了资本主义经济结构中需要的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