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军:在不确定性中应对不确定性

2021年在延续2020年全球性的新冠疫情焦虑症中终于画上了一个并不怎么圆满的句号。整个世界在一种不确定性的发展中变得浮躁不安甚至有些抓狂。千百年来,人们在“不确定性”中不断追寻甚至努力创造的“确定性”似乎变得越来越艰难,全球疫情、气候灾害、经济危机、通货膨胀、大国摩擦等新兴不确定性风险与阶层不平等、区域不均衡、国家间冲突等传统问题的交织使得人类社会逐步陷入了一种“深度的不确定性”(deep uncertainty)境遇中。假如我们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已经走过的2020年和2021年,我想“不确定性”就是一个再恰当不过的词了,而且这个词很可能依然适用去描述已经到来的2022年!

如果用“不确定性”这个词在百度网页去搜索,有超过1亿个的搜索结果,其热度远远高于2021年度排名第一的十大网络用语“觉醒年代”和排名第二的“YYDS”。同样,如果用“不确定性”作为主题词,在“中国知网”上去搜索该主题的相关研究,发现2018-2020年间,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领域,学术界关于“不确定性”的研究都呈现出了直线上升的趋势。
的确,自工业革命以来,全球社会在短短一百多年间就经历了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再到信息社会的转变,堪称“前所未有之大变局”。社会形态的快速更替意味着社会结构的剧烈变迁,其结果是传统社会的确定性被逐步打破,现代社会发展的不确定性因素集中涌现,甚至演变为现代社会的一种本质性特征。可以说,在当下这个充满不确定性发展的世界中,所有的知识乃至人的生存状态都是建立在流沙之上,没有任何固定的、可参考、可预测的框架。而且,今天不断呈现的“不确定性”现象早已超出了人们搭建的“可能性隧道”(tunnel of possibilities)之外,取而代之的则是在“主体行动的无序性”、“社会关系的复杂性”以及“发展要素的联动性”共同作用下的“复合叙事”。作业环境的不确定性(uncertainties about the working environment)、主流价值的不确定性(uncertainties about guiding values)、相关决策的不确定性(uncertainties about related decisions)等各种不同类型、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不确定性一起共同演绎出了“不确定性”的复合表征。犹如英国社会学家鲍曼所说,原本对现代性议题进行定位、规避的“确定性”观念不仅被一系列全球风险事实所否定,同时也传达出“世界事务的不确定、中心的缺失以及控制台的缺失”。
今天,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我们终于明白了,“发展”并不是沿着某个确定的轨道在生长,也不是为了某个预设的目标在有意勾连,而是蕴含着无穷力量、活力和潜能的行动,它是“在不断分歧的目的下进行的创造,是创造越来越多的系列或生成之‘线’(line)”。因此,我们必须学会“动中取动”,在不确定性中认识和把握不确定性,学会用不确定性的发展思维去理解和适应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如果我们的思维中还停留在“确定性”发展的刻板模式中,那么发展也就停滞了。
我想说,面对不确定性的未来,任何指定的经验图示都可能越来越难以与具体的行动策略形成相互映射的关系了,人们由此也可能越来越难以清晰地去勾勒出社会未来的发展景象了,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不能坐以待毙,无所作为。我们可以通过主体赋能,不断激活自我灵活应对、自主变通的能力,同时,强化“即时行动”,针对不确定性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未预期风险予以即时、即刻的应对,学会在不确定性中应对不确定性。
新的一年,面对各种“不确定性”和“内卷化”的加剧,要“永远”相信自己,“行动”才是关键,正所谓“躺平”非出路,读书破万“卷”。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