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小品中的刻板印象

作者:莫小北
看春晚小品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特别是带上社会学的眼镜时。
第一个小品《父与子》讲的是多重的亲子关系:儿子要听爸的,才是孝顺;爸要全力支持儿子——从一个固执的形象转到开明的面目,才是合格的;老人有了孙辈,才是祈盼、才会幸福;而且和后面的小品对比,儿媳总是孝顺公公,调和着亲子关系;同时儿媳却抵拗婆婆,制造着家庭冲突,但是代际间的剑拔弩张总会在祥和的歌声中得到温情解决。
这里我们看到了一幅简单的家庭图像:没有现代因素对传统文化的“改造”,没有个体化对家庭主义的渗透,没有宏观因素对微观生活的介入。家庭的与时俱进,成了传统意识形态的媚雅。
另一个小品《喜上加喜》同样值得探讨,有很多男权制思维。
第一层是婆媳关系。在家庭图谱中,婆媳关系总是刀光剑影、吵闹不休,两个小心眼的女性相互攻讦。丈夫则总是经历着闹心却负责的角色冲突,为夫为子,有理、有情却又憋闷。为什么女性的世界就只有微不足道又翻天覆地的折腾?为什么女性就困囿在被认为狭隘的家庭天地中,在私领域中进行着无关甚至阻碍大局的勾心斗角?这是传统意象的复制。
第二层是身材焦虑。女性的胖就是错,女性要捯饬自己才是适当。在为悦己者容的期待中,女性总是丢失掉自己的主体性和自主权,取悦于主流的男性审美。这是现实生活中霸权性男性气质的移植。相比之下,男性的讷于言却并不涉及道德层面。
第三层是老年恋爱。岁月逝去,仿佛父母成了需要照护的儿童,子女才拥有足够的智慧和理智,只有他们的介入才能够帮助到老年人。——“只有”的表述不是说父或子一方就是谁对谁错的绝然二分,但最后的大团圆结局却总会粉饰掉现实的复杂与冲突。
或许当看节目成了命题作文或者阅读理解,小品也就具有了安全阀的功能:释放一下我们平日的压力,以调侃的方式被调侃。——再一想,这时的安全阀,都快成了保健品:安全阀尚可转移焦点,保健品则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这保健品的作用却一点儿也不保健,它制造出内卷的焦虑和对躺平的远拒,让“空心病”成为时代症候。现如今几天不上网,就跟不上了日常语言的索引,我们惶恐于这样的与生活、“时代”的分离,却唯独不担忧与自我、内里的疏远。
最后,绕回对小品的观察。小品这样的保健品,它以自以为贴近现实的方式,最大程度或者说尽己所能地远离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