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门卫:一个隐蔽的社交世界》,一本关于门卫的民族志

城市社区的居住中,我们每天接触最多的大概就是门卫,我们进出小区,都会遇到门卫,他们或在值班室不知道在干什么,或会从窗口探出一个脑袋和你打招呼。

或许在某一刹那,我们会好奇,门卫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他们每天到底在干什么?

薄荷实验新书《寻找门卫:一个隐蔽的社交世界》的作者彼得·比尔曼结合观察、采访和调查信息,提供了关于门卫的职业角色、大厅动态以及门卫和住户之间极为重要的社会交往的世俗特征的深刻而持久的民族志书写。

新书推荐

《寻找门卫:一个隐蔽的社交世界》
彼得·比尔曼 著
王佳鹏 译
978-7-5760-2252-0
79.80元
2022年5月
薄荷实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内容简介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揭示关系网络中未被言明的准则,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博士李钧鹏导读。

为什么门卫这份工作既容易获得又难以获得?为什么门卫既显得整天忙碌不堪又显得无所事事?门卫对住户的了解远远超过住户对他们的了解。门卫知道住户吃什么食物,看什么电影,和谁在一起。虽然门卫对住户的生活十分熟悉,但他们之间的社会距离却十分遥远。结合观察、采访和调查信息,本书提供了关于门卫的职业角色、大厅动态以及门卫和住户之间极为重要的社会交往的世俗特征的深刻而持久的民族志书写。身为社会学家的比尔曼讨论了门卫如何在安全和监视角色之外履行各种职责。他认为,门卫也是敏锐的管理者,他们必须巧妙地协调社会动态,这是在大型建筑物中生活不可避免的结果,包括策略性地平衡权力和服务意识,以及处理争议。

编辑推荐

一部反潮流的“老式”民族志

一项理论与方法相结合的集体协作

聚焦社会互动中的张力,理解“日常生活的语法”,探寻未被言明的准则

 

城市居民会被编织到复杂的关系网络之中,关系网络则为社会团结和道德团结提供了基石。

这是一本关于双重性的书,也是一项对于新专业职工阶级的研究。

社会学的目标不是抽象本身,而是忠实于脉络的抽象。

作者/译者介绍

作者:彼得·比尔曼(Peter Bearman),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创新理论和经验学跨学科中心(INCITE)主任,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和国家科学院院士。因其在青少年健康、研究设计、结构分析、文本分析、口述历史和社会网络等领域的贡献而闻名。著有《寻找门卫:一个隐蔽的社交世界》(Doormen)、《为尊重而劳作:沃尔玛的社区和冲突》(合著)等作品。

译者:王佳鹏,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研究兴趣为媒介与社会理论、传播社会学、情感社会学。

名家&媒体推荐

对于那些希望门卫不要再叫他“先生”,担心保姆可能被误认为是情妇,或者想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在门卫可能通过安全摄像头监视的情况下,不在电梯镜子里看自己鼻毛的人来说,《寻找门卫》真是一个奇迹。它为终生尴尬的遮阳伞偶遇提供了理论基础。

——《纽约客》

这是一本值得推荐的书,无论是对社会学入门者,还是对厌倦了生活的人来说都是如此。事实上,即使是不熟悉晦涩的经典社会学学说的读者,也会喜欢这种对纽约门卫世界温暖而细致的描述……值得嘉奖的是比尔曼以一种颇具可读性的方式提出了他的复杂的分析。

——《英国社会学》期刊

不一定非得是纽约人才能欣赏这本书。这是因为它的作者……有一个长远的目标。他想把丰富的实地田野调查与严谨的正式模型结合起来……就其分析能力和教学创造力而言,它是自身的典范。

——《当代社会学》期刊

通过《寻找门卫》,彼得·比尔曼成为当今城市社会最具独创性、最令人眼花缭乱的记录者之一。在这本非常值得一读的书中,他展示了日常的城市环境和工作者,就像住宅项目和街角的男人一样有趣,这些都是当代城市研究的标准主题。

——米切尔·邓奈尔

《人行道王国》作者

《寻找门卫》源于比尔曼在哥伦比亚大学开设的大一本科生社会学导论课,其原始面貌是学生在课堂上为这项集体研究所提交的报告。为了这门课和这项研究,学生们分组去曼哈顿的高层住宅进行观察、访谈和记录,并不得不对各种突发问题随机应变。不得不说,能开出这样的课是所有社会学老师的梦想。

——李钧鹏,

International Sociology Reviews主编

你有没有想过,在你所在城市的公寓楼门口,那些坚忍、沉着、穿着整齐的男人(是的,他们几乎都是男人)的内心和思想中隐藏着什么?比尔曼是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学家,由于自己与朋友的门卫的尴尬互动,他开始对纽约的门卫以及他们与住户之间复杂的关系进行详尽的研究。这本书的大部分内容都体现在对门卫的简短采访中,这些门卫说出了他们(通常是不言而喻的)的想法……他们所揭露的一切值得你付出时间。

——《出版人周刊》

不一定非得是纽约人才能欣赏门卫。这是因为它的作者……有一个长远的目标。他想把丰富的实地田野调查与严谨的正式模型结合起来……就其分析能力和教学创造力而言,它是自身的典范。

——《当代社会学》期刊

比尔曼的杰出工作值得祝贺。这是大多数对人类互动感兴趣的社会学家都可能经历过的问题,我们中谁不是呢?

——《美国社会学》期刊

比尔曼在纽约成功地延续了芝加哥学派符号互动论,并结出了罕见而珍贵的果实……比尔曼的书以这些“文化看门人”的生活经历为基础,他运用理论来理解生活中的行动者,并从一个特定的角度来看待整体,令人印象深刻。

——《工作人类学评论》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人际接近与社会距离
第二章 迈出第一步
第三章 服务时间
第四章 跨越界限
第五章 展示地位
第六章 奖金
第七章 工会
第八章 结语.
附录 研究设计 
(以及以田野为基础的课程的授课札记)
参考文献
住户的感知

住户们谈论其门卫的情况并不是那么少见。事实上,因为他们每次回家都会看到门卫,或者他们每次回家都至少会期待看到门卫,谁在门口,以及门卫在干什么或没干什么都是经常出现的话题。即使说自己根本不关心这些的住户,也是如此。比如,罗莉注意到:
那天晚上,门卫不在门口。有时候,门会被锁上;而你需要自己用钥匙开门进来,因为他在休息或在吃东西。我并不完全确定他在干什么。一整天都有一个人一直在那里,但却是在晚上,尤其是深夜,大概7点到9点的样子。我并不清楚他们在干什么。我无所谓。就像我说的,我不需要人给我开门。我并不介意必须让我自己开门进来,但我只是疑惑:“他们在干什么?在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内,他们为什么不在那里?”我回到家,他还是不在那儿。我的一个室友之后回来时会提到门卫不在那里。我会说:“他们到底去哪里了?”

住户会跟他们的伙伴谈论起他们的门卫,如果他们没有伙伴,他们会跟自己的朋友和邻居谈论门卫。其谈话经常混合着好奇和抱怨。住户好奇的是,当门卫不在门口的时候,他们去哪里了。他们对于他们的门卫为何似乎永远都不在周围而感到疑惑 (除了圣诞期间,我后面将会详细讨论这一主题)。他们好奇的是,门卫们在值班期间究竟在做什么,因为他们似乎在绝大多数时间内都完全无所事事。当然,所有这些似乎无知的想法,掩盖了他们对于在场与服务之间的明显不匹配所产生的抱怨。正如上面指出的,这种不匹配源于门卫工作经验的随机性质:由于客户可能而且确实会同时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通常情况下,当一个人需要他们时,他们都很忙。
罗莉在7点到9点这段时间内没有看到其门卫,这一事实很大程度上跟门卫晚餐时间的安排而不是拥挤本身有关,但拥挤的事实意味着会导致第二个同样重要的后果。门卫在很多时间内都无所事事。实际上,他们在他们值班的多数时间内都很可能是无事可干的,除非他们要 (他们经常这样做)帮助完成其他工作,而这些其他工作跟他们的主要工作仅仅存在间接联系———比如抛光大厅内的铜制品。于是,在多数情况下,当住户看到他们的门卫时,门卫似乎都无事可做。

最讽刺的是,当门卫完全无所事事的时候或当他们极其繁忙的时候,住户最有可能会观察门卫。在第一种情况下,他们只是得出结论,认为门卫并不真正做任何事情。而在第二种情况下,他们可能会感到被怠慢,因为他们在队列中的位置 “没有受到尊重”,并得出门卫 “无所事事”或 “不关心他们的特定需要”这样的结论。做门卫这个工作的一个关键要素,就是要改变这些感知。奇怪的是,在运筹学研究中,很少有人认真去思考和理解服务员是如何形塑客户的。相反,在社会学中,很多人都对服务员系统如何形塑客户行为很有兴趣,比如在工作场所和实验室研究中。然而,那些对职业化 (professionalization)的机制感兴趣的人,很少会关注对于职业地位的要求如何形塑了客户的偏好,因而通过制造客户偏好的区分而缓和了潜在的拥挤问题。
图片
门卫面对住户感知的问题尤其鲜明,因为门卫作为服务者,跟作为其客户的住户之间的关系,不同于比如航空公司与他们的客户之间的关系。航空公司可以牺牲安排在特定的航班上的旅客,从而不将延迟顺延给总体上的旅客群体,但门卫却并不拥有这种奢侈。的确,如果被牺牲了,乘客也许不会再乘坐该航空公司的飞机;但是,如果所有航空公司都这么做,离开的乘客最终还是会回来。门卫面临的问题是,他们的客户一定会回来,不管他们是否被牺牲了。而且,他们马上就会回来。最糟糕的是,当他们回来时,因为门卫除了他们的本职工作之外 (开门、看门、保卫大厅等等),在多数时间都无事可做,于是住户可能会看到门卫 “无所事事”,从而会强烈地提醒他们此前遭遇的 “不公正”。
门卫可以通过做一些事来转变住户的看法。鉴于门卫做这些事情是为了应对服务者系统,因而可以将它们称之为 “应对机制”。最简单的便是,通过殷勤来努力管理住户的总体感知。这包括最简单的互动———比如说 “早上好”,或者扩展出明显奉承的服务。不管住户想不想,当他们进出的时候,门卫都会向他们打招呼。正如彼得所言:
这份工作的第二项内容,就是要对人好一点。你决不能让人们感到被你踩在脚下;你必须坦诚友善,问候他们:“早上好”“下午好”“晚上好”,诸如此类;不管他们到这多少次,你每次都必须跟他们说 “晚上好”。你可能会看到有的人每天到这五次,那你就必须跟他说五次。有个人跟我讲,他说:“你不必跟我讲早上好。”我说:“这就是我的工作,抱歉!”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

于是,当住户并未投入进来时,门卫将会积极主动地跟他们的住户发生联系,努力让他们投入到对话之中———通常都是关于天气,但也会谈论他们将如何度过这一天,谈论公寓或交通。多数门卫都说,他们的多数住户都非常高兴跟他们聊天。因此,不管他们是否真的喜欢,门卫都会主动进行这些谈话。正如上面指出的,最为常见的话题是天气。通常在一天内,超过70%的门卫都说,他们会与他们的住户谈论天气。多数门卫都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来谈论天气,他们在开始值班之前就要确保自己拥有最新的天气信息。正如安杰尔所言:
我要的做第一件事情,是我甚至还未上班的时候,在家里就要开始准备的。我打开气象台,听每天、每周的天气预报,无论能听到什么。我开始工作后,我可以说:“下午将会下雨,但晚上就会放晴。”或者别的任何新闻。这就是我的第一项工作。如果门卫不知道天气,或如果他们不知道是否有人在家,那说明他工作是够差的。

再如里奇更为坦率地说道:
我会追踪了解天气、时间、交通、所有事情。所以,当你出去时,你跟我说:“嘿!现在交通如何?”都是诸如此类的小事情。比如,我们是不应该带收音机的,但我经常带着我的小彭博机,它会告诉我需要知道的事情。我想,当有人一个人问门卫:“你知道今天是否会下雨吗”,而门卫却回答说:“不知道。”这是很糟糕的。我的意思是,你必须得了解天气。有些其他家伙真的懒,他们甚至不会把头伸出去,看看是否会下雨;如果你要做一名门卫,你就必须知道天气将会如何,以及现在如何。

在他们的话题列表上,排在第二的是体育运动 (68.8%)。在我们的门卫中,有超过一半的人都说,他们与住户的日常交谈都是关于公寓事务和时事的。在9.11事件之后,就像纽约市的其他所有人一样,门卫也不断谈论世贸中心、受害者和纽约市的命运。门卫可以谈论某些而不是所有当前的事件。天气、新闻、交通和公寓状况是他们快速交谈的一般内容,这种快速交谈虽然不含有可以体现出他们个人观点的内容,但却代表着其服务的可得性。相反,有些话题并不存在于他们的日常对话中;这些话题往往是当时的宏大问题———政治、宗教、文化价值等等。住户会利用门卫提供的这些谈话机会转而寻求帮助,来告诉他们的门卫,他们正在等待一个包裹、干洗衣物等等。当门卫无所事事的时候,他们通过发起对话跟住户发生联系,而这些住户迟早都会发现,他们的门卫太忙而难以提供帮助。
在这种意义上,大厅中的闲聊既可以起到存储库的服务任务,但更关键的是,也可以发挥信号装置的服务,其运作将会使住户对门卫的感知从 “无所事事”转向 “可提供服务”。要成功地促成这种转换功能,门卫只需规训他们的住户,使他们发展出对于特定服务的偏好。但这是更难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