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作彧等译,社会批判理论家哈特穆特‧罗萨新作《不受掌控》出版

[德]哈特穆特‧罗萨(Hartmut Rosa) 著  
郑作彧 马欣 译
作者简介
哈特穆特‧罗萨(Hartmut Rosa),著名社会批判理论家,现为德国耶拿大学社会学教授、埃尔福特大学韦伯文化与社会高等研究院院长,纽约社会研究新学院和巴黎人文科学基金会和社会学高等研究院客座教授,德国国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财富的结构转型”研究项目主持人。
罗萨师从法兰克福学派第三代领军人物霍耐特,对政治哲学、批判理论、社会学理论都有极深的造诣。2005年他凭借《加速:现代时间结构的改变》一书成为当代最重要的社会理论家之一。他的代表著作还有《认同与文化实践》《新异化的诞生》《加速时代的世界关系》《共鸣:世界关系社会学》《危机中的晚期现代社会:社会理论能做什么?》等。
译者简介
郑作彧,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德国耶拿大学特许教授资格研究员、柏林洪堡大学客座研究员。主要研究兴趣为社会理论,目前致力于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研究。
马欣,东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德国莱比锡大学访问学者。主要研究兴趣为德国美学,目前致力于法兰克福学派文化理论研究。
内容简介
不期而至的雪、偶然瞥见夕阳或听到一首老歌,带给我们的是感动、共鸣与惊喜。但这种感动通常是无法事先掌控的。在现代社会,科技的高速发展和全面数字化的浪潮却使人们觉得可以掌控一切。教师要提高学生的成绩、公司要考核员工的工作量、国家要确保经济总量的增长……无处不在的掌控或提升逻辑与渴望共鸣产生了激烈的冲突。困在其中的普通人,无时无刻不感受到强烈的异化或内卷。
如何破解迷局?罗萨认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就是在掌控与不受掌控的交互作用中展开的,绝对的掌控或“躺平”无法为自己带来共鸣与激情。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要学会保持掌控与放手之间的平衡、破除数字迷信、激发共鸣能力,才能拥抱一个幸福的人生。
目录
译者导读:超越“内卷”困境的社会学思考 // 001
中译本前言 // 001
序言 不期然的雪 // 009
第一章 侵占世界 // 015
第二章 可受掌控的四个方面 // 029
第三章 矛盾的反面:世界谜样般的退缩 // 034
第四章 共鸣的世界 // 052
第五章 物的可受掌控与经验的不受掌控:
五个命题 // 066
第六章 掌控或放手?生命历程在六个阶段上的
基本矛盾 // 097
第七章 制度上必要的掌控:基本冲突的
结构面向 // 134
第八章 欲望的不受掌控,不受掌控的欲望 // 157
第九章 不受掌控的事物,变成怪物回来了 // 168
结语 // 179
书摘
中译本前言
当我在2018 年春天开始写《不受掌控》这本小书时,我还不知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将会席卷全世界。而且当时我一开始也还没有想好这本书的最后一章——即后来题为“不受掌控的事物,变成怪物回来了”的第九章——要怎么写。我写这本书最初的设想是,前半部分描述(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现代社会如何着眼于使用科学的、技术的、经济的手段,以支配、控制、取用与掌控世界;后半部分则探讨一个完全受支配的世界如何不但不会为我们带来幸福,反而还会让世界失去色彩,抹消能撩起我们欲望的秘密。任何事物,唯有它的某些部分仍不断在逃离我们,我们才会真正爱着它。一个我们爱的人如果完全被我们控制住,我们就不再会爱这个人了。一本书或一首歌,如果我们完全读懂或完全听透了,它们就不再会是我们最喜欢的书或歌了。幸福,意味着我们和某个东西——可以是人、艺术作品、风景、观念,或是工作——有着持续的交互关系,让我们能处于一个会持续带来让我们感到惊讶、
变得惊讶的新东西的交换关系中。为此,我们要能触及我们所面对的对象,但不能去支配对象。这就是我这本书的主旨。
但我在写作的过程中发现,我们其实从来也没有真正完全控制过这个世界,也从未真正控制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尽管(或正是因为)我们有了更好的技术和更多的可能性,我们的生活从来都是不受控制的。人们越来越常感觉到生活是失控的,越来越常体验到无力感。例
如我们想打开暖气、提高室温,但暖气却没有运作,依然冷冰冰。或我们想打开智能手机某个软件时,屏幕却卡顿了,一直显示“请稍后”,这使得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不能付款、不能显示通行证、不能打电话、不能查询手机卡顿的解决方式。虽然当这些设备正常运作时我
们会觉得自己有很好的掌控能力、几乎是无所不能的,然而一旦设备不好使了,我们随即就会有深深的无力感。连在其他层面,我们作为劳动者和消费者时,也常常会有无力感。就像仓鼠在滚轮中跑动一样,虽然我们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可能性和选项,亦即虽然我们拥有
掌控能力,但我们却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跑到哪里去、为什么要一直跑。我们感觉处在内卷的情境(急速的静止)中。与此类似,从宏观的角度来看整个现代社会,情况并没有变得更好。我们对于大自然及其各种力量有越来越多的认识与支配,它们越来越能被我们掌控
以服务于我们的目的,但与此同时我们也面临摧毁自然的危险,并因为气候变迁以及由此引发的后果(例如,暴雨、热浪、洪灾)使得我们沦为无能为力的受害者。
这样一种新的(我们自作自受导致的)不受掌控,不能为我们带来幸福。这是一种负面的不受掌控,无法让我们与生活构成成功的、深层的关系。完全相反,这种负面的不受掌控表达了、让我们经验到了本体论层面的异化。这种通过计算以支配世界的企图[如同韦伯(Max Weber)曾描述过的现代性原则、理性化过程]悖论般地导致了新的、极端不受掌控的世界。
为了描述这些情形,我将这本书的最后一章题为“不受掌控的事物,变成怪物回来了”。我当时完全没有料到,这本书才写完没多久,这个怪物就以新冠病毒肺炎的面貌席卷了全世界,让我们感受到世界与生活在本质上的不受掌控。在世界各地的封城阶段中,新冠肺炎
疫情在完全的物理意义上极端缩减了我们对世界的作用范围。这段时间里,我们身体可触及的范围只剩下我们自己待着的小房间。而且一开始这种病毒对我们来说是不受掌控的,因为还未对它进行过科学研究,还不知道怎么医治,在经济和政治方面也无法控制疫情。更糟的
是,它对我们每个人来说也是不受掌控的,因为我们完全知觉不到它。我们听不到、看不见、闻不着、尝不了病毒,甚至可能在它已经感染了我们的身体后,我们都还一无所知。不论是在中国、欧洲,还是在美国,我们所有人都很努力尽可能快地控制住疫情。这样做当然是
正确的。但疫情的频繁出现随即让我们想到,其实生活就像疫情一样从来都没有完全置于我们的控制之下。
尝试控制世界的企图,不仅孕育了不受掌控的怪物,其本身也失败了,因为它引发了在这本书中被我称为“侵占关系”的世界关系。人们努力将一切事物都用数字和数据来量化,并用算法来控制、优化一切事物,但这却造成了内在的异化,让人们失去了耶姬(Rahel
Jaeggi)所谓的化用世界或我所谓的吸纳转化世界的能力。如同郑作彧和马欣在译者导读中详细探讨的那样,这妨碍了一个充满共情或共鸣的世界关系的产生。所以我这本书特别强调一个论点:一个完全受到掌控的世界,是一个对我们来说“死气沉沉”的世界,我们不再
能与之形成具有生命力的关系,而且这样的世界也会让我们在仓鼠滚轮里奔跑至死的过程中产生集体的“倦怠症”。
所以我深信,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人们都面临一个寻找另一种在世存有形式的可能性的任务。这样的任务虽然不能没有科学和技术的协助,但人们不能再在“追求绝对力量或绝对支配”与“充满内在无力感(如倦怠或异化)与外在无力感的经验(尤其是当面对气候
灾难或脱缰的经济市场与竞争市场的时候,或是当面对老是死机的智能手机的时候)”之间来回折腾了。正是因为这样的任务,所以这本小书能翻译成中文出版让我非常高兴,同时也充满期待。因为,首先我相信,唯有东方和西方一起合作,我们才能完成这项庞大的任务。
唯有大家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一起合作、共同克服这个问题,携手探讨我们的经验、知识与可能性,我们才有可能成功破解难题。今天人类的生活形式在很多方面已是全球性的了。气候危机和新冠肺炎疫情就是例子。唯有当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和交流能跨越所有藩篱时,当代
人类才能更好地学习新的生活形式。郑作彧和马欣在这本书相当精彩的译者导读中,便令人印象深刻地介绍了耶姬理论中关于生活形式的学习任务与困难。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主流的欧洲语言——德语、英语、法语或西班牙语——在语法上只有两种形式:主动式与被动式。我怀疑,就是因为这样,现代文化总是在寻求“主动支配的极大化”(进行掌控)与“极端被动的无力感”之间来回摆荡。但是,我在尝试思考当代
世界问题的解决方案时所提出的共鸣世界关系概念,却是一种在主动与被动之间游移的第三种模式。在欧洲主流语言的语法中,这可以被称为中层被动,亦即“半被动”。这也意味着,我的理论想表达的是一种半被动、半主动的世界关系。共鸣就是这样一种状态。我们一方
面被“世界”(亦即外在于我们的东西)触动,这时候我们是接受方;另一方面我们也通过回应世界(此时是主动的)而有了自我效能感与活力感。我们主动参与事件,但不必支配事件。事实上,唯有当人们将主体与客体之间严格的对立性给消解掉,将过程和事件自身置
于中心地位,也许才能坚定一致地设想这样一种世界关系。例如跳舞就是这类经验。跳舞时,我们会觉得舞蹈——而非我们——才是这个活动的中心。舞蹈既在我们之内、也在我们之外。“我们怎么能将舞蹈与舞者区分开来呢?”爱尔兰诗人叶芝(William Butler Yeats)著名的诗《在学童之间》如是问到。我不久前发现,中国和欧洲的语言与思想中,有很多符合这样一种存在形式的观念。中国的语言和哲学想来应有比欧洲更好、更详细地阐述中层被动的世界关系的概念。所以我非常感谢两位译者,郑作彧和马欣,辛苦地翻译了这本书。我从郑作彧那里了解到很多中国和欧洲在思想与生活上的异同,并且我们在一起攀爬瑞士的瑞吉峰的旅程中也一起讨论和发展出这本书中的很多想法。
但是我更期待中国读者能告诉我,我的论点在哪些方面与在多大的程度上对各位读者来说是有说服力的,或是在哪些地方中国的读者可能有完全不一样的经历或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所以我非常希望这本书将会是我和各位中国读者持续不断且丰富精彩的对话的一个开端。
哈特穆特·罗萨
2021 年12 月于耶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