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性研究》发奇葩学术论文:将自慰作为一种研究方法

《定性研究》(Qualitative Research)是美国Sage出版社旗下一本非常有影响力的社会科学定性方法研究的杂志,由Sara Delamont and Paul Atkinson创办于2001年。

但最近,也就是今年第2期的杂志中,却发表了一篇非常荒唐的文章。该文作者是曼彻斯特大学艺术、语言和文化学院的博士生卡尔·安德森(Karl Andersson),他读的专业应该是映像人类学。

这篇文章名叫《我不孤单—我们都孤单:以自慰作为一种民族志方法研究日本正太亚文化》(I am not alone – we are all alone: Using masturbation as an ethnographic method in research on shota subculture in Japan.)

首先我们需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是正太文化。正太,是日本二次元文化中的一个用词,“正太”一般是指年龄较小的,具有可爱特征的、像小女孩般清秀的男孩子。但狭义的正太专门指一种漫画形象,这种漫画往往会比较露骨的描写未成年男性的性爱场景。

图片

在安德森的个人网站上,他说明了自己的研究兴趣是:欲望以及人类是如何看待它。( such as desire and how we think about it.)这从他的硕士论文的标题中就可以看出《非真实男孩:关于日本正太控漫画迷们对于虚拟角色欲望的一项基于经历的研究》(Unreal Boys: An experience-led exploration of desire towards fictional characters among fans of shotacon manga in Japan.)。

在发表于《定性研究》杂志的这篇文章中,安德森在引言中写道,他在研究正太漫画迷如何看待“欲望和身份”时“碰壁了”。他声称,在公认的研究方法范围内进行访谈,调查和观察对他来说是不够的。

作为这种类型的粉丝,他想“亲身”体验数据收集。

“在这篇研究中,我将讲述我如何建立一种针对漫画自慰的实验方法,以及这种参与者对自己欲望的观察如何不仅使我对研究的主题有了更具体的理解,而且还使我思考孤独和对抗孤独的方法,并用将其作为自我出版的色情漫画文化的驱动力”,安德森写道。

整篇文章大约4000个字,详细描写了安德森自己的手淫习惯,描述了他在阅读未成年人色情漫画时的想法和感受,以及上述行为作为合法研究的辩护。

这样的内容看上去更像是给治疗师展示的个人日记,而不是一份严肃的需要同行审议的学术论文。

但是它就是堂而皇之的发表了。

这篇文章发表于今年4月,起初并没有引来多大的热议。但是本周它却在推特上疯传,原因是8月份的美国社会学年会,让更多的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在推特上活跃了。所以导致了更多人对这篇文章的关注。

8月10日,英国保守党议员Neil O’Brien发表了一条推特:

为什么我的选区中辛勤工作的纳税人要为一位撰写他对日本色情片手淫经历的学者付费?

高等教育的非STEM学科太大了,生产了太多对社会没有用处的东西。

图片

该论文以及这条推特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巨大争议。虽然也有部分学者为安德森辩护,但大量的学者,包括性学学者都对这篇论文产生质疑。
很多学者认为这篇文章是对定性研究、对社会学和性学的极大歪曲。
人们同时也对于这篇论文是如何通过同行审议和编辑流程表达了疑问。
8月9日,《定性研究》对这篇文章进行了撤稿。
同时《定性研究》的杂志首页,也发表了相类似的编辑信件,表示已经开始内部调查,“并将仔细考虑出版道德委员会的所有指导意见,并确保采取的任何行动都符合COPE标准。”
据最新的消息,曼彻斯特大学也已经开始了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