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心灵 自我与社会》读书笔记

作者:锁

米德认为态度先于行为而产生,姿态先于语言二产生,行为先于意识产生。这些态度、语言或者行为本身的内容并不重要,具体内容表现出来的意义重要。米德关于心灵的解释来源于冯特心灵一篇中的主要词语“姿态也是来源于冯特。冯特认为心灵和自我形成社会经验,但米德认为他却忽视了社会交流对于心灵的重要意义。米德研究心智是从它最初如何形成来研究的,彼此之间互相理解与熟悉姿势是行为最初的起源,姿态产生语言和行为。对于个体而言,只有姿势具有相同的意义之时,才能进行有效的交流。声音比起表情能够使发出者更好的感受和拘束。鸟的叫声相比于狮子的吼声,在相互动物间有不同的反应,鸟的叫声刺激其他鸟,又反过来影响鸟叫的原始发出者,所以所鸟一开始叫的时候就体现出同一性,在人类身上也可以体现,像手语和文字这些符号是从特定的姿态中发展出来的,这些姿态就像影响他人一样影响原始发出者。这就说明语言的发出者同时也是语言的接受者,这就是说姿态本身是不重要的,姿态所体现的背后的意义是重要的。意义本质上不是心灵发展的而是社会过程发展出来的,人类的姿态具有自觉的意义。这种姿态在接受者和发出者之间共同理解和接收,进一步通过合作,人类就可以进行有效互动。米德认为,当有机体首先能懂得常规姿态的含义并且通过这些姿态来领会和理解他人,并想象性地预演(将自已置于他人的地位,了解那些相互合作的他人的态度,从他人的角度来定义和解释周围环境中的客体的过程)可选择的行为方案,那么米德就相信这一有机体就具有了“心灵”。

伴随着有机体的不断成熟,这种互动逐渐引起了某种自我想象,并且这种想象不断趋于稳定,形成了稳定的自我的概念。自我的发展经历三个阶段:玩耍阶段、游戏阶段和概化阶段。玩耍阶段,个人与简单的社会关系之间有联接,产生简单的互动;游戏阶段,个人要同时承担不同社会角色,并且以自己为中心组成一个整体在概化阶段,个人要体会和理解社会中其他个人的行动和态度,并且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和规范,就这样与之交往的他人越来越多,其心智和自我的发展就愈加成熟。

米德认为社会是产生心灵与自我的先行条件,而心智和自我的实现推动着社会的维持和变迁。认为人对外部世界的感知和适应是通过符号互动加以实现的他认为行动不是生物有机体简单的适应环境。日常生活中符号的交换和互动都是有意义的人越能意识到他人的存在和从他人角度思考,社会性就会越强。个体之间的互动构建了社会制度和结构的产生,推动了社会在稳定和冲突之间的不断进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