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飞:中国没有进入低欲望社会

来源:经济观察网 记者:郑淯心

中国是否进入低欲望社会?低欲望社会的一个特征是人们慢慢失去了消费的欲望。9月2日,在第二届有意思生活方式大会上,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严飞称,“对此我的答案是不尽然”,他认为中国正处于加速时代。

严飞多年研究转型社会学、城市社会学等领域,是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曾提出“悬浮时代”的观点,解释了人在没有根基的时代之中,身份迷失而带来的无所适从。

严飞介绍,从2000年中国社会出现“倒丁”字型的形态,大部分人都处于社会的中下阶层,但十年以后,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社会整体结构已经变成了“土”字型,很多社会中下层向上流动变成了城市的中产阶层。城市中产阶层以后必然会面临更多的消费需求,在社会向上流动趋势之下,中国没有进入低欲望社会。

他介绍,加速时代显著的特征是,人们一方面饱含着强烈的欲望,欲望让人拼命向前,另一方面人们又对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不安全感,“加速飞奔向前以后,好比我们乘坐磁悬浮列车,这辆列车越开越快,慢慢脱离地面,浮在半空当中,这种不确定、不安全感导致了悬浮人生”。

在加速时代,严飞认为,人们必须要学会如何去支配自己的消费欲望,“我们很容易陷入工作消费的循环,最后消费社会的穷人不再是失业者,而是有缺陷的消费者,也就是无法为满足不断更新的欲望而消费的人们”,也就是鲍曼所说的消费时代的“新穷人”。

那怎么样去支配自己的消费欲望?严飞提出“积极性消费”,他指出这代人最缺乏的是延迟满足,“我们太习惯于追求在一个实体的物品上得到即时的满足感和确定感,以为这样可以打败不确定时代所带来的慌张、焦虑”,而积极性消费能够获得长期满足感、价值认同感,能够创造一段人与人之间温暖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