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类学家解读恐怖分子行为:有集体归属感

来源:中国网(北京)
作者:万翌新

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月24日报道,位于巴黎的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总部遭到恐怖分子袭击的事件,再一次提醒人们恐怖主义和暴力势头是不会因无辜民众的不安而止步不前的。

几周前,欧洲经历的这场骇人的恐怖主义袭击,使欧洲民众处于极度不安之中,同时也使其安全部门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并且许多西方国家的青年人前往像伊拉克和叙利亚这样的国家加入圣战,与这些国家一起为其边境安全而工作战斗。

有许多可以用于打击恐怖主义的学科,如:情报学、政治学、信息学和心理学等。著名科学杂志《自然》近期刊登了一系列文章,这些文章解释了为何一个人会放弃他的正常生活变成杀人凶手,并尝试预言恐怖主义的发生。

人类学家、密歇根大学教授兼研究人员——斯考特 奥特兰正是此系列文章所展示的成果的研究者之一。

“大多恐怖分子是处于人生转型阶段中的年轻人——学生或者是刚更换工作、伴侣的移民,他们离开本来的家庭,企图寻求另一个也能传递给他们家庭温馨感的组织”,奥特兰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谈到。当问及恐怖分子的典型特征时,奥特兰说:“参加圣战的人中,75%是通过朋友参与的,15%则是通过家人。”并强调说:“很少人是在清真寺顿悟后来参加圣战的。”

然而,很明显的是,迷茫少年并不都会变成恐怖分子。“处于社会边缘地位的人尤为容易受圣战妖歌的蛊惑,但中产阶层的年轻人同样也愿意以参加圣战的方式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印记”,奥特兰说。在欧洲,他解释道:“犯罪网络拥有很大部分的位于社会边缘的穆斯林,他们最终沦为了罪犯。”

“如今,问题在于圣战正给这些年轻人带来了荣誉、冒险和显赫地位。也正是这些年轻人没有很多东西怕失去,所以他们最喜爱拿自己的人生来赌上一把。”这位恐怖主义和国际政治专家解释说。

有集体归属感

借采访到这位知名人类学专家的机会,《世界杯》提出一个问题:当人们看到恐怖组织犯下的暴行的影像资料时,所有人都会认为这些恐怖分子冷酷无情吗?这些恐怖分子又是如何为自己的行为开脱的?奥特兰认为这些问题的答案在于恐怖分子的集体归属感:“这些人有很强的集体归属感,这种归属感又让他们感受到来自组织的爱。如果没有这种归属感,感觉不到组织需要他来保护,那么他也不可能如此安心地滥杀无辜。”

《自然》杂志也提出了将解决恐怖袭击问题的重点放在政治领袖上,放在这些领袖在全体民众惶恐不知如何是好时如何作为上。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风险中心主任——鄂尔望 米歇尔 科尔汉说:“危机后的处理措施总不是非常理想,尤其是官员们所采取的措施。官员们面对公众舆论的压力,不得不迅速做出反应,并至少要使民众将关注点转移到别的事情上。”

“但是迅速采取措施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科尔汉在《自然》杂志中强调,并补充道:“现在关键就在于将风险管理的进程纳入决策的进程。”因为,如前所述,不同的做法会影响到国家政府的构成,如2012年飓风“桑迪”给美国东南部地区带来重创,奥巴马的适当援助帮助他在大选中获胜,而西班牙“3 11”地铁爆炸案的遇难者及家属因不满意执政党的对待方式,而使得西班牙政坛发生了改变。

对于这些政治家,尤其是经历过恐怖主义袭击的政治家来说,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们:有没有预测何时会发生袭击的方法?《自然》杂志文章称,进入恐怖分子的大脑来看一看下一场袭击的目标,这实在有些天方夜谭。但是却有一种非常有效的工具能够帮助我们获得更多的信息,那就是数据。信息学和大数据的统计分析在这些袭击的高级预测中扮演了日益重要的角色。

数据的力量

因此,全球恐怖主义数据库(GTD)便显得尤为重要,此数据库由马里兰大学的艾琳 米勒主持,收集了1970年至2013年全世界12.5万起恐怖袭击事件。“每份记录包括每次袭击的基本因素:日期,位置,目标,武器,犯罪者和受害者”。米勒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提到,同时米勒谈到他们的数据库由美国政府提供财政支持。

了解到GTD 的存在,那么有必要提出一个问题:难道恐怖袭击遵循某种规律?米勒解释了数据库的统计分析所能提供的信息:“我们可以观察一般的模式并做出理论预测。比如,我们能够识别出哪些国家易于遭受到相对来说较多的恐怖袭击,因为过去的一年这些国家也是经历了如此的状况”。另一方面,米勒补充道:“人类行为是十分复杂的,具体的预测(如某天某个国家遭受了一起恐怖袭击)是很难得出的。”

然而,尽管像GTD这样的组织不能预知袭击发生的时间,也不能准确指出何处会发生袭击,但是能够以时间为基准得出一条恐怖主义袭击趋势曲线。米勒指出近几年这个曲线已发生改变:“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袭击主要发生在欧洲和美洲,埃塔组织ETA、哥伦比亚武装革命力量FARC、北爱尔兰共和军IRA等实施。然而,最近的趋势表明,袭击多发生于非洲和亚洲的中东部地区。”具体来讲,世界上50%的恐怖袭击主要发生在三个国家: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

程序员亚伦 格拉乌瑟特同样也致力于技术安全事业。这位就职于科罗拉多大学的教授将大数据科技应用于更好的了解恐怖主义的尝试中。“21世纪的科学能够懂得这些复杂的数据”,这位34岁的科技学家认为。

在2013年,格拉乌瑟特发现小规模袭击和它带来的相对较小的伤害最终会导致一场大规模袭击,并产生巨大数量的伤亡,如马德里“3 11”地铁爆炸案。根据他们的估计,有大约30%的可能在未来十年中,于地球上的某个角落会发生同样规模的恐怖袭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