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巨变》读书笔记

作者:wyq_1900

本书谈论的是欧洲文明从前工业化时代转型到工业化社会的历史巨变,以及伴随而来的思想、意识形态、政治、经济政策的转变。在这一过程中,一个脱嵌且完全自律的市场经济不可能存在。

19世纪的文明建立在四个制度之上,分别是均势制、国际金本位制、自律性市场制、自由主义国家制。均势制是维护国家之间实力的重要制度,19世纪的均势制与国际金融体系相结合,呈现了百年和平的局面。国际金融的动机是图利,要达到这个目的,必然要和政府保持良好关系,金融成为各国冲突的有利调节器,而一旦均势制所立足的世界经济崩溃了,它将不再能保证和平。1900年以来世界经济逐渐瓦解,直接导致1914年的世界大战,对战败国单方面解除武装阻止了均势制的重建,所有国家与阶级共同的信念就是重建国际货币及信用制度,并以其作为维护主权国之间和平的唯一保障,而世界也前所未有地依赖者国际金融,但最终重建币制的企图失败了,美国在经济危机后放弃了金本位制,实行新的经济政策。这个剧变的起源就在于经济自由主义企图去建立一个自律性市场制度的空幻努力之上。

18世纪的工业革命带来了生产工具上的进步,但也造成了人民灾难般的流离失所。工业革命表面上看上去是一场技术革命,但实际上包含了很多社会内容。作者用圈地运动来说明,英国经得起圈地运动的灾难而没有收到严重的上海,是因为当时政府和贵族用权利来阻缓经济进步的速度,直到进步的速度达到社会所能容忍的成都,使用中央政府的力量来救助这个变迁过程中的受害者,并且试图把变迁的过程引导到比较不具破坏性的方向。而工业革命之所以会引发社会灾变,就是因为建立了市场制度,市场经济只受市场控制、调解及指导,商品生产及分配的秩序,完全委诸自律性的机制。这种机制对社会造成的冲击,源于市场控制及引导工业生产所需的各种要素,劳动力、土地、货币都变味虚拟的商品,整个生产过程本身是依买与卖的形式而组织起来的,人类社会在此时已经变成了经济体制的附属品。进步是必须以社会变动的代价来换取的,如果变动速度太快,社会就会在变动的过程中瓦解。事实上,加入没有当时一些保护性的对抗措施,如1795年颁布的《斯皮纳姆兰法案》来打击这个自我毁灭的机制的运作,人类社会可能早已毁灭了。

工业革命带来经济发展的同时,也给人民带来了灾难,贫穷问题在汤森的《济贫法研究》中被视为一个明显的论题。欧文在1817指出,市场经济体制最明显的影响是摧毁了人民安土重迁的传统特性,并且把他们蜕化为一种新形态的人:迁移、飘荡、缺乏自尊与自律——粗暴、无情,劳工与资本家两者都是例子,这种原则天然不利于个人及社会的幸福,这种情状会产生严重的罪恶,除非市场制度的内在倾向能以立法程序有效地加以一直。这些表面上看似经济问题的,实际上是社会问题。

社会会保护自己以对抗自律性市场所具有的危害,这就是当代历史的特色。当市场经济对社会组织中的人性要素与自然要素构成威胁时,社会各阶层自然就会各自争取某种保护政策。整个19世纪,社会的原动力由一种双重倾向支配着,市场不断扩张,把市场扩张局限到一个特定的方向与之对抗,从19世纪下半叶以来的普遍“集体主义式”的反应就是为了抗市场经济之扩张。而这种集体主义式的保护主义政策并非完全是阶级行动的结果,只从阶级利益出发并不能对长期社会演变的过程提供满意的解释。作为一个整体社会的利益,虽然保护社会利益的责任主要是落在社会中一部分人的身上。受市场威胁之社会本质才是保护主义政策的原因,人、自然与生产组织的自我防卫措施,也就是一种自求生存的倾向,其结果是出现了一个更为密切契合的社会,但这种社会也濒临全面崩溃。经济自由注意始于一百年前,并且遭到保护主义的对抗,现在保护主义已攻破市场经济的最后堡垒,一套新的支配理念已经取代了自律性市场的世界。一个统一的市场经济的解体已经导致了一个新社会的形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