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理想与现实—读科塞《理念人》

mltang

“理念人(男士和女士),虽然缕遭拒绝和蔑视,却依然在很多世纪中成为西方思想上的开路先锋“,在中文版的序言中科塞首先对理念人—西方知识分子做了概述。从书名看是将知识分子的,但是知识分子的形成和发展与社会和政治状况密不可分,这也是科塞所说的这本书不是一本历史书,而是一本社会学著作的重要原因,作者更多的考察的是知识分子与社会和政治的关系。

正如作者所言:现代用语中很少有像“知识分子“这样不精确的称呼,的确何为“知识分子”?其内涵和外延是非常的难以确定的,就连我这个从高校中来,一直在高校中呆着,属于典型的“学院中的知识分子”的人都会时不时地反思我是不是一个“知识分子”,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知识分子。虽然科塞的这本书是半个世纪之前讲西方知识分子的著作,但无论是知识分子的生活场所,还是知识分子与权力的关系,以及美国知识分子的分析其实同样适用于当代中国知识分子。

一、何为知识分子?

科塞提出了他对知识分子的认识,即“知识分子是为理念而生的人,不是靠理念吃饭的人”。“大多数人在从事专业时,就像在其他地方一样,一般只为具体的问题寻求具体的答案,知识分子则感到有必要超越眼前的具体工作,深入到意义和价值这类更具普遍性的领域之中。”

虽然科塞提出了对知识分子的期望,他也指出其实我们都知识分子的认识是矛盾的,并且要达到知识分子的“理想型”其实是很难的,“不是所有学术界的人或所有专业人员都是知识分子……理智有别于艺术和科学所需要的智力,其前提是一种摆脱经验的能力,一中走出当前实际事务的欲望,一种献身于超越专业或本职工作的整个价值的精神。”由此可见,真正的知识分子确实不多,但从对知识分子的分类和不同类型知识分子的分析,也可以看出,科塞所谓的知识分子其实有很多是“世俗化”的知识分子。

二、 知识分子生活的场所

知识分子之所以称之为知识分子,离不开一些基本的条件,这包括有使之成为知识分子的听众,还有知识分子可以与同行接触的场所等,科塞历史的分析了欧洲社会知识分子生活的八种制度环境,“制度化环境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它是知识分子与他们的公众直接或间接接触的媒介,还在于它可以成为某种类型的知识分子的一种手段,保护他们及其朋友免遭不情愿的干涉。”这八种制度分别是沙龙和咖啡馆;科学协会和月刊或季刊;文学市场和出版界;政治派别;场所和小型文艺杂志;书报审查制度。通过一些具体的实例,科塞对这几种知识分子活动的场所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他详细分析了不同类型的制度环境的发展历史以及在知识分子活动中所起的作用及所受到的限制,比如对沙龙的分析,指出在资产阶级崛起的时代,沙龙是伟大的平等主义团体之一。18世纪的沙龙不单单是一种社交聚会,它在文化实践中发挥创造性影响。它主要关心的是已完成的文学作品,而是想左右文学界和公众舆论以及促使新观念的诞生。它是一个通过鼓励作者以激发思想的非正式学院。但是,我们也看到,在沙龙中,知识分子是受到沙龙发起人影响的,有时知识分子的言论是需要迎合发起来的需要,符合她们的标准。

相对来说,咖啡馆和俱乐部更提供了自由发挥的场所,科塞指出,真正自由的聚会场所首先是由咖啡馆提供的,在这里,唯一的检验标准是才华和智力,没有任何等级、举止或道德上的考虑。咖啡馆为文化人和他的公众之间展开激烈的对话提供了场所。

而俱乐部是有共同的趣味和利益,经常在一家酒店或咖啡馆聚会或一起用餐的人形成了的。但同时也会受到商人、国王或者宫廷也要求其考虑对自己有实际意义的题目。科学机构把不同地位和职业的人吸引在一起,使他们联合在一个共同事业中,对开学研究在有教养的人中间获得合法地位做出了有力的贡献。而著作界的发展,中产阶级教育水平的提高,写作的商业化都为知识分子成为独立自由的人提供了可能,19世纪的评论杂志为知识分子发表作品提供了另一个渠道。评论杂志形成的群体,不仅为有共同价值观念的人提供了思想交流,而且提供了一个聚会场所。编辑部变成了一个非正式论坛,在哪里作者们可以互相见面,和编辑、偶尔还能和读者见面。评论杂志不仅扩大和加强了作者对公众的影响,而且提高了他们的专业地位,促进了创作的职业化。

无论什么样的政治集团或统计形式,也无论在哪个是历史时期,审查制度在任何地方都作为社会控制的重要机制发挥着作用。“审查制度为知识分子与统治阶层的主导观念的利益做出了一份贡献,这种离异也是现代史的一个特点。”“它加强了集体意识,使他们意识到一个现实和理想利益的共同体的存在,超越了使他们造成分裂的各种分歧。”这种激发起知识分子热情的冲突,也促使他们到更广泛阶层的人民中寻找同盟者。

还有除此之外的政治派别、小杂志等等制度的影响,虽然看上去自由的知识分子,其实无不受限于他们所处的环境以及社会的制度的制约,“在特定的社会里,决定这一种职业或活动发展潜力的要素,是它的参与者所得到的相对声望,只有享有声望的职业,才会得到相应的支持和尊重,这是它能够系统地发展和提高所必需的。”现在社会何尝不是如此?所以知识分子真的只是理想型吗?

 

三、知识分子和权力机构

知识能够带来权力,权力同时也产生知识。自古以来知识与权力就有不可分的关系,在科塞的论述中更多的分析的是知识带来权力的几种形式,如直接掌握权力;成为当权者的“智囊团”,为掌权者提供指导和建议;协助掌故青年者得到合法地位,并为其提供意识形态的辩护;成为权力的批评者;维护道德公正的绝对标准,严厉批评政治家的错误做法;对国外发挥影响感到绝望,转向国外政治制度六种主要的形式。

这一部分,科塞引用了历史上大量的知识分子与权力集团关系的例子进行了分析,让我们生动的看到了知识与权力之间的关系,如果作为直接掌权者的资产阶级的雅各宾派,作为内部穿孔的费边主义者,像早年的边沁和穆勒一样,通过他们对当权者的渗透,帮助涉及和改变了英国政体。他们想改变英国社会,但不是通过暴力革命,而是靠着给当权者实用而温和的劝谏。而作为官僚化的知识分子“允许决策者为自己规定行动目标,用自己的知识和技术盲目地维护制度安排。他因此放弃了知识分子的批判角色,不再能确定自己的问题,不再能根据自己的价值去选择问题“,他已经成为这个系统中的一部分。确实,在我们的生活中,有多少大学毕业的年轻人都希望成为官僚体系的一部分,成为其中的一员。

而作为权力批判者的知识分子,他们并不向往权力,他们的目的首先是将大众的注意力引向一个中心问题,然后利用公众舆论的力量向决策者施加影响,而当这些影响不能满足其要求时,他们倾向于向外界寻求支持,如早期资产阶级对中国、苏联权力制度的赞许等。

知识分子与权力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与当时的社会和政治制度有密切的关系,同时也离不开知识分子资本所具有的价值观念和对社会的期许。因此,权力和知识分子其实是相互生成的,但在科塞的分子中对权力生产知识、知识分子的分析则略显不足。

四、当代美国知识分子

这一部分其实所描绘的是现代制度下美国社会知识分子的生活图景,与社会功能的分化相联系在一起的综合角色的衰落和专业活动的增强,也使得知识分子的专业分工更加明确,全能的知识分子几乎不可能生成,因此,知识分子也形成了已是过时之物还是多元化社会中专门化人才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因此,在这一部分中科塞详细分析了多种类型的知识分子,日自由职业的知识分子、学院中的知识分子、科学知识分子、官僚系统中的知识分子、大众文化中的知识分子等多种类型,也正是因为知识分子类型的多样化也决定了其实很难将每一种知识分子讲的非常清楚。但是,他在分析中提到的一些问题,如学院中的知识分子面临的职业的压力和知识的门类化、时间的压力、技能还是修养、学者的顾问角色、研究主持人以及官僚的障碍等几个方面的问题,在如今看来依然是我们在努力做的,力图解决的一些困境和问题。在五十多年的后的现代社会,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

之前很少接触关于知识分子的研究,匆匆看完科塞的《理念人》还是感慨学者驾驭知识的能力,以及对问题分析的透彻,虽然已经是半个世纪之前的作品,但书写的就是目前我们生活的场景。唯一不足的地方在于,因为历史的脉络关系以及知识分子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很难将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的知识分子与社会、制度的关系进行全面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