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念人》读后感

作者:vivid

《理念人》这部书的主题,可以用书作者社会学家刘易斯·科塞在中文版序中的话来概括:
  
  “理念人(男士和女士),虽然屡遭拒绝和蔑视,却依然在很多世纪中成为西方思想上的开路先锋。我猜想中国的情形也是如此。本书致力于追溯西方知识分子的社会背景,努力揭示,社会政治的状况如何支持或阻碍着这些男士和女士们的理念,而他们又是如何在巨大的困难中影响和铸造了西方的理念世界——虽然他们也是被其时代的知识与社会背景塑造的。”
  
  《理念人》一书中史料非常丰富,整部书就是以历史事实搭建起来的。但是正如科塞所说:“社会学家绝对不可打算与能够借助丰富的文献和各种历史经验的史学家一比高下。他只能希望通过建立某种具有普遍性的典型,能够对超越历史特殊性领域的各种趋势加以比较。”历史事实,在科塞这里是附着于他的思想的。科塞的思想(在这部书中),它的核心内容,探讨的是知识分子问题,是对知识分子的理论性的社会学分析——社会与知识背景影响着知识分子,而知识分子又影响着社会与知识的进步。
  
  科塞对“知识分子”的性质讨论,对东方语境下的人们非常富有启发性。
  
  科塞认为“知识分子是理念的守护者和意识形态的源头,但是与中世纪的教士或近代的政治宣传家和狂热分子不同,他们还倾向于培养一种批判态度,对于他们的时代和环境所公认的观念和假设,他们经常详加审查,他们是‘另有想法’的人,是精神太平生活中的捣乱分子。”为了说明知识分子理念人的特点,科塞在书中引用了多位知名人物的说法。朱利安·本达的一个说法:知识分子就是“在获取非物质的优势中寻求乐趣的人,也就是以某种方式说‘我的国度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卡尔·曼海姆的说法则是:他们是一些把利益的冲突转化为理念的冲突的人。科塞还写道:“马克斯·韦伯对靠政治谋生和为政治而生的人之间所作的著名区分,也适用于我们这里的讨论。知识分子是为理念而生的人,不是靠理念吃饭的人。”
  
  《理念人》全书分作了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讨论“知识分子生活的场所”,第二部分是讨论“知识分子和权力机构”,第三部分是讨论“当代美国知识分子”。
  
  第一部分,科塞较为详细地讨论了“知识分子活动的八种制度化环境”:沙龙和咖啡馆;科学协会和月刊或季刊;文学市场和出版界;政治派别;最后是波希米亚式的场所和小型文艺杂志。科塞认为这些环境对西方世界知识分子职业的形成“起到了孵化器的作用”。这八种制度化环境还包括最后一项,就是“书报审查”。这是对知识生活起着负面作用的制度化环境。
  
  科塞的《理念人》成书于1965年,显然,这个时期的科塞还不了解互联网的巨大影响。现在已经看得比较清楚了:基于web环境的BBS,已经或正在成为知识分子言说活动的重要场所,作为“第四媒体”,它的传播影响正趋于快速扩大之中。由互联网这个“孵化器”,孵化的“知识分子”也正在成长之中。这个到目前为止最新的传播媒体,也是一种知识分子活动的制度化环境。
  
  思想,如果仅仅停留在头脑中,那不过是个人的事情;且,由于传播的限制,那个头脑中的思想,还不能成为严格意义上的思想。知识分子需要得到鼓励。但这种鼓励不是或主要不是物质形式的,而是给思想以传播的场所。“知识生活的制度化场所”,作为一种思路,是源自曼海姆的,但在科塞这里得到了非常精致而又新颖的解说。
  
  我倾向于认为,这一部分是全书中最有意味的章节,也是对东方读者最具启发性质的言说。
  
  第二部分,科塞依据与权力机构之远近,提出了五种“理想型”知识分子类型,并对每一种知识分子都作了具体分析。这五种类型分别为:掌权的知识分子,内部穿孔,帮助权力合法化,权力批判者,向国外求助。其中的“权力批判者”类型,对东方语境而言,可能最具说服力和影响力。这类知识分子,其实也正是波普尔所分析的“理性批判”精神的发言人。
  
  对这一部分的阅读,可以帮助中国的“知识分子”为自己也为他人做一个定位:我,或他,属于哪一种类型呢?
  
  第三部分,讨论美国知识分子在当代的作用与影响。
  
  科塞的思想主要源于卡尔·马克思,马科斯·韦伯,卡尔·曼海姆,以及齐美尔。他具有“左派”倾向,但是《理念人》却是一部典型的价值中立的社会学学术著作。阅读科塞,能够使人学会德国知识分子“曼海姆-科塞”的讨论或分析方法;能够了解西方独立知识分子与理念精神的互动;能够在秉承并乐于标榜“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或“著书都为稻粱谋”的中国知识分子中,懂得“理念人”(Men of Ideas)的价值取向究竟应该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