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坐了80次火车,我给你讲述关于火车的故事

作者观察者黑白,为学吧写作组成员。 

在给大家讲述火车上的故事之前,我先向大家分享一个我从火车上听到的冷知识,一个关于在传统社会里的女人小孩为啥不能上桌吃饭的习俗问题,这是我在一次旅途中听几个河南人聊天时所听到的。

传统社会,女人小孩之所以不能上桌吃饭不单单是礼仪束缚、男尊女卑、宗族主义、男权制度等因素那么简单,还要从经济角度分析。在过去,资源匮乏,家里来客人了,由男主人作陪,粮食短缺,又好客,怎么办。不让小孩上桌,是因为小孩不懂礼仪,筷子乱飞,还挑食,会把好吃的东西都吃上一筷子,还会叽叽喳喳的像个麻雀一样叫喊个不停,影响客人就餐和谈话,并给客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而且,客人来了,主人以酒款待,避免让小孩学坏,避免从小养成喝酒的不好习惯。那么,为啥不让女人上桌吃饭呢,女人要哺育、照顾小孩,而且女人在养育孩子方面较男人更有优势,再加上慈母严父的形象影响,小孩更容易与母亲亲近。小孩和女人啥时候吃饭呢,要等客人吃完了或者到厨房吃,客走后,留给他们的只剩下残羹冷炙了,这都为的是不影响客人。

听完这个习俗故事,私认为他们分析挺有道理的,以前也思考过类似问题,但忽视了经济视角。在该习俗问题里,我们可以看到女性在家庭关系中所承担的重任,在这场社会行动中,女人从做饭到吃饭甚至到收拾碗筷,基本上是一个人操劳,默默的扮演着幕后英雄的角色,服务一家子。于此,由衷感到敬佩。

这样来看,女人小孩不能上桌吃饭的习俗,存在男女因生理不同而产生的性别分工方面的原因,是性别不平等问题,但是,到了社会转型时期,转向了现代社会,社会生产基础和生产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那么,这种状况理应也要发生改变。可惜可叹的是,在中西部地区特别是广大农村地区,女性性别意识还没有觉醒,性别不平等的状况没有发生大的改观,依旧保留着过去那一套的做法,把女性约束在厨房,束缚在幕后。

一次乘坐火车的经历让我增长了见识,获益不少,内心充满了欢喜。我因工作的关系,常常在家与单位之间来回行走,经常接触的交通工具少不了火车,从大学第一次乘坐火车的经历算起到现在有八年之久了,而在近一年的时间,我乘坐的次数超过了80次,长时间的乘坐经历,使我有意或无意对火车及相关事物产生了一些观察兴趣。

火车作为观察社会的一个窗口,是一个奇妙的视角,在这里,不同地方、不同方言,不同口音、不同习俗、不同文化、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在此汇集,短时间段内集合了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各行各业,各路各道的各色人物,由此可以集中式观察到大部分阶层的生活世界。同时,火车也是一个信息传播中介物,不同的人群所呈现出来的信息、思想价值观念在火车上快速地分享、聚合和分散,扩大了地域间的交流联系,转变了社会成员的意识形态。概括而言,在火车上观察、听火车上的故事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火车,书面的称呼为列车,通俗意义上更倾向称之为火车。在社会大众的日常世界里,不会对火车的动力装置、功能、时速等类别进行详细的分类,不会仔细区分普通列车、快速列车还是高速列车,也不会深究列车车次的K/Z/T/Y/C/D/G/L等字母的具体含义。于此,本从大众日常视角出发,采用火车一语进行叙事,并且简单把火车分为绿皮车和动车两类。

上火车的,按照行为目的来分,可分为乘务员(包括列车长、列车员、安全员、餐车员、售货员、保洁员、广播员、炊事员、铁路警察)和旅客两类。实际上,火车是一个社会分层的载体,以经济地位来划分,绿皮车和动车把旅客分成低收入群体(家庭月收入低于五千的)和非低收入群体两类,这是两种不同的日常世界。

先说说乘务员方面,两种不同类型的火车,列车员等人员配备与表现有很大的不同。在动车上,乘务员的年龄要比绿车皮的普遍年轻一点,乘务员与旅客之比高于绿皮车,在车厢检票的概率要比绿皮车高,工作要认真负责一点,服务态度也比绿皮车的好,但餐车员、售货员配备没有绿皮车的多,而动车配备了保洁员,这是绿皮车上没有的,这也是动车要比绿皮车干净卫生的原因之一,绿皮车上的卫生保洁工作被列车员承担了。在绿皮车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人员不是列车员,而是售货员,他们一般用着夸张、搞笑的语言活跃车厢气氛,吸引旅客的注意,引起大半个车厢的关注,旅客的情绪、情感相较于动车的更容易被售货员调动、控制,没有托,全靠自雷自夸自卖,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售货员售卖的货物主要有零食、玩具、日常耗品、养生品等一类,其中,个人认为最好玩的是,售货员叫卖的一款“比牛皮还牛”的皮带,通常把皮带系在行李架上,喊着一二三的口号或吆喝的腔调使劲地拉啊拽、拧啊扯各种夸张的动作,让人忍俊不禁。当然,对于售货员售卖的各种物品,在这里,我不作评价。

在旅客方面,两种类型火车的旅客因收入的不同而表现出了不同的行为。乘坐绿皮车的主要是低收入群体,中长途旅行,中老年人是主力军,他们通常携带的行李货物比较多,行李架上、桌子上、座位底下都塞得满满的,多半结伴出行,舍不得买卧铺票,买个硬座就凑合,主要有为生计奔波的县乡城镇人口,低收入的手工业者,小生意人,从事建筑、装修、机械、化工、纺织等容易患职业疾病一类的农民工,看望在外生活工作子女的中老年人,穷学生,以及残障人士等。而乘坐动车的,大多数是年轻人,衣着打扮看起来更加时尚、漂亮,使用化妆品的人要比绿皮车的多得多,他们多为中短途,携带的行李物品较少,独自出行较多,旅客的主要目的是商旅。相对而言,乘坐动车时还能闻到旅客的香水味,在绿皮车上没闻到泡面味夹杂厕所味机油味等综合气味已经是万幸了,动车要比绿皮车卫生、干净一些,舒适感、体验感远超绿皮车,旅客的整体文明程度也要高一点,车厢也显得安静。

上了火车,旅途难耐,找人说话聊天解闷是一件需要非常讲究技巧的事,需要看看面相。对于年轻人群体,要寻找共同特征,让他们开口说话比较难,年轻人一般是一上车就玩手机,警惕性高,金口难开,不愿意与陌生人说话,吃力不讨好。找人搭话最好找四五十岁以上的人,这类年龄段人的特点是,子女因学习或工作远离了他们,日常没有子女的陪伴,他们生活比较寂寞,此时,有一个年龄与他们子女相仿的人陪他们说话,他们是非常乐意的打开话匣子的。若旅途时间长,需要上个厕所,请他们看个包,他们一般是不会拒绝的。另外,这些年龄段的人,经历了早期的改革开放,走南闯北的,见识面广,社会阅历丰富,在旅途上倾听他们的故事,哪怕听着他们吹着牛,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选择。

对比动车,绿皮车更像是一个真实世界,可能因为车厢人员密度大、年龄、口音等差异的因素,上绿皮车的更容易开口说话,愿意与人分享各自带的零食、充电宝等物品,他们的情感、情绪表现得更加真实一点,喜怒哀乐溢于言表。当然,我在绿皮车上也看见过骗子、乞丐、传销者、非法传教士、误入邪教的人士、小偷等一类从事社会越轨行当的人员,概括来说,绿皮车的旅客人员情况要更加复杂。

除了观察火车,火车站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江湖场所,火车站作为人、物的集散地,细细观察,会发现一些奇特的事物。火车站是分等级的,火车站的人群因火车站的等级而有所不同,一般来讲,火车站等级越高的,人群越是复杂,社会分层的状况越多,特别是中转站、始发站、终点站等一类的一级站,天南地北的、各式各样的人群交汇在一起,同样可以观察到很多的社会现象和社会问题,家庭的,婚姻的,文化的,教育的,职业的,宗族的,宗教的,民族的,等等,不一而足。既有代表社会公正的法定力量维持秩序,也有代表需求市场的私人车辆开展运营;既有老中青三代人教育观的分歧与差异的集中表现,又有各种小团体小组织的群与分的集中展现。制度的刚与柔,人情的冷与暖,人生百态,世间种种,各种喜怒哀乐,各种悲喜离合,各种故事交织在一起,每天都在这里轮番上演着。

火车具有运输量大、成本低、运费低、便捷等特点,选择乘坐火车出行的人要比乘坐公路、航空、水运的更多,它可谓是保罗社会万象,对我这样的观察者而言,可谓是一个优质的万花筒,一叶知秋,管中窥豹,这就是我喜欢对火车及相关人群进行观察的重要缘由,并通过分析人群的社会行为,诠释他人的日常生活世界,这将有助于我们认识社会和理解社会。另外,我们也要意识到,旅客人群所表现出来的社会行为因可能自身对陌生环境而产生的紧张担心害怕而与其原来的生活世界有所失真,我们看到的或许只是匆匆一瞥,看到的只是万千面相当中的一相,在封闭环境里、在短时间里很难囊括全貌,看到的也只是看到的,是他人愿意被观察者所观察而表现出来的社会行为,我们在火车上获取的信息十分有限,只能初步粗略地对观察对象完成一个素描,并不能做到对一个群体或个人有着全方位全面貌的认识与认知,难以准确分析其行为背后的逻辑链条。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判断和分析仍是有效的、可行的、理性的,它依然有助于我们提高对他人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和辨别能力,有助于深化对他人对社会的认识水平,帮助我们理解当前社会转型时期的种种社会问题,理解火车上的故事——火车上的社会流动与社会分层状况。

搜索知网等数据库发现,目前缺乏对火车人群关系方面的研究,亦无火车上的故事相关的文献资料。不过,让人颇为意外的是,一篇1993年发表的期刊《中国铁路社会学初探》提出建构中国铁路社会学学科设想,并对该学科建立的依据、研究对象及其墓本内容、理论方位和研究方法等问题进行了初步探讨,该文的主要论调是为了加强铁路部门的组织管理工作而服务的,自此以后,没有再出现铁路社会学的新调,该文作者也没有付出进一步的努力,也就不了了之了。本文的意义不是要再唱铁路社会学之歌,也不是再为铁路社会学谱曲,而是提醒大家要注意的是,火车是观察社会的一个十分优质窗口,通过火车几乎能看到当前大部分的社会面貌和社会结构,可能火车及相关事物作为一个研究对象在调查方法的选取方面存在很多困难和不足,不适宜在短时间展开相关的定量调查活动,但火车承载了社会流动和社会分层等相关的价值命题,关乎民生大计,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假若有人深入研究火车上的故事,私认为这将是一个有趣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