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实践与反思》读书笔记

mltang

布迪厄是20世纪重要的社会理论家之一。其学术研究丰富,提出的概念和理论得到广泛的关注与使用。而《实践与反思》可以看做是一本对布迪厄的思想进行概括论述的书。从他的合作伙伴对其思想的总结,以及通过提问的方式在芝加哥讲习班讨论以及他在巴黎研讨班的讲座,内容涉及其对社会学的认识、其主要的研究内容和概念、理论等众多的方面,对这些问题的讨论与分析,既是布迪厄对这些问题的反思,也提出了他反思社会学的基本观点。

虽然社会学一直强调破除二元对立,但不可否认二元的观点是贯彻社会学研究的始终的,虽然人们已经意识到这种对立对事物认识的局限性。正如华康德在前言中所说,布迪厄工作的很大一部分就在于他想超越社会科学研究中的二元对立,因此布迪厄的研究兼具主观主义和客观主义的分析,符号性分析和物质性分析、微观分析与宏观分析以及理论与经验研究等诸多方面。而《实践与反思》是其关于实践的理论分析的代表作。布迪厄的研究涉及诸多方面,并且他提出的很多概念被广泛使用,如文化资本、场域等,但却加纳姆和威廉姆斯(Garnham and Williams,1980:209,转引自P3)所说:“对一内容丰富、完整统一的理论体系和跨越许多领域的相关经验研究,如果采取零碎片面的方式加以吸收……那只会导致对该理论的严重的误读。”那么,布迪厄的“著作作为一个整体仍在被广泛地误解,而且它的整个体系和内在理路仍然有待澄清。”但其实这本著作是比较难懂的,可能正如华康德在谈到人们对布迪厄理论时所说的首先他的理论是不断的发展的,再者他人的解读也会增加人们对其理论的误解。

第一部分 迈向社会实践理论:布迪厄社会学的结构和逻辑

在这一部分,华康德首先从总体上对布迪厄的理论进行了总览,在他看来,布迪厄的理论是“基于一种拒绝将主体与客体、意图和原因、物质属性和符号表象割裂开的社会本体论,布迪厄力图克服那种将社会学要么化约为只关注物质结构的客观主义物理学,要么化约为只强调认知形式的建构主义现象学的企图……,他采用一种能够同时包容这两种途径的生成结构主义。”他“不是通过形成一套严格限定的理论,而是通过系统的发展一种社会学方法,来实现这一目的。这一方法主要包括一中提出问题的方式,一套十分简明的概念工具,构建研究对象的程序以及将在一个研究领域中业已发现的知识专用道另一个领域的程序。”“尽管(某个)研究的特定对象十分重要,但实际上它并没有应用于这一对象的方法重要,而且这种方法应用于无限多的不同的对象”(Bourdieu and Saint Martin, 1982:50),可见,他对研究方法的重视,因为研究方法是万变不离其宗的。

布迪厄的理论是(1)不断地发展和演变的,他不停地修正自己的理论;(2)理论本身和诠释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在不同的语言之间。

1、社会学的任务:超越社会物理学与社会现象学的对立

在布迪厄看来,社会学的任务就是“揭示构成社会宇宙的各种不同的社会世界中那些掩藏最深的结构,同时揭示那些确保这些结构得以再生产或转化的‘机制’”。社会宇宙“过着一种双重生活”,以两种方式存在:首先是存在于“初级的客观性”,其次是“次级的客观性”。初级客观性包括各种物质资源的分配以及运用各种社会稀缺物品和价值观念的手段;而次级客观性则体现为各种分类体系,体现为身心两方面的图示,在社会行动这种的各种实践活动,如行为、思想、情感、判断中,这些分类系统和图式发挥着符号范式的作用。社会事实是对象,但也是存在于显示自身之中的那些知识的对象,这是因为世界塑造了人类,人类也给这个世界塑造了意义。

2、分类体系的斗争以及社会结构以及心智结构的辩证关系

(1)传统共同体中的认知结构与社会结构也存在于先进的社会中,这种关系大部分是通过学校体系的只能生产出来的

(2)社会的充分完整的科学,必须既包括客观常规,又包括这种客观性的内化过程。经由内化过程,行动者在实践中注入各种超个人的、无意识的关注原则或划分原则得以构建。

(3)社会结构和心智结构间的对应关系发挥了至关重要的政治作用。符号系统不仅仅是知识的工具,还是支配的工具。

(4)这种分类系统构成了争夺的焦点,各个个人和群体为此而在日常生活的常规互动中、在发生于政治和文化生产的场域中单打独斗或集体竞争中相互独立。“在阶级区分的社会中,将各个群体的表象组织在一体的社会分类体系‘每时每刻都由阶级间的权力关系生产出来,并处于争夺的焦点’”。

3、方法论上的关系主义

对于研究方法中的一元论不同,布迪厄抛弃了方法论上的个体主义,拒斥了方法论上的整体主义,主张关系的首要地位,其关系视角并不新颖,而是一种广泛的、源出各门且形态各异的结构主义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惯习和场域概念就是最好的例子。“一个场域由附着于某种权力(或资本)形式的各种位置间的一系列客观历史关系所构成,而惯习则由‘积淀’于个人身体内的一系列历史的关系所构成,其形式是知觉、评判和行动的各种身心图式。”

4、实践感的模糊逻辑

“社会行动者与世界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个主体(或意识)与一个客体之间的关系,社会社会建构的知觉与评判原则(即惯习)与决定惯习的世界之间的‘本体论契合’”(p23,这正是布迪厄在研究社会世界中所秉持的原则,“拒绝在外在于内在之间、意识与无意识之间、身体和话语之间作出明确的截然区分。”(P21),而惯习与场域的概念使其摒弃了个人与结构、微观分析与宏观分析之间的抉择,避免了二元对立。

5、总体性社会科学

是建立在对唯理论建构和唯方法论主义基础上的,也就是我们所进行的研究不是非此即彼的,“被恰当理解的理论不应该与哺育理论的经验研究工作以及为理论持续指导和塑造的经验研究工作相互割裂”。(P33)强调理论建构与实践中的研究操作之间的融合,他所做的融合就是“使理论工作与经验研究彼此以最彻底的方式相互渗透”。“布迪厄坚持认为,每一项研究工作都同时既是经验性的,又是理论性的”。(P37)

6、认识上的反思性

反思性并不是布迪厄的独创,众多的社会理论家都提出了反思性的问题。布迪厄的反思社会学关注的是(1)基本对象不是个别分析学者,而是社会无意识和学术的无意识;(2)他的反思社会学必须成为一项集体事业,而非压在一个人肩上的重负;(3)不是力图破坏社会学的认识论保障,而是去巩固它。其反思性不是削弱客观性,而旨在扩大社会科学知识的范围,增强它的可靠性。

“布迪厄对反思性的理解乃是他有关理论与经验研究相互渗透思想的一部分。“

7.理性、伦理和政治

在布迪厄看来,理性是一种历史的产物,但又是一种极度矛盾的历史产物,它在某种特定条件下能够“摆脱”历史,但是要(再)生产这些特定条件的话,就必须作为十分具体细致的努力以保障理性思想的制度基础。(p51)

“布迪厄把社会学看作是一种具有显著政治性的科学,……从事社会学科学研究的学者们在权力场域中所处的被支配地位,以及社会科学研究对象的特有性质,都决定了社会科学不可能保持中立的、超脱的和无政治意义的立场“。

布迪厄对政治的介入最明显的体现在他的著作走红,特别是讨论教育、文化和知识分子的著述。“对政治的高度关怀与根据理性作出的对组织依附的徐新人结合在一起。这种结合基于这样一种观念,即科学家若要在政治上发挥效力,就必须首先组成一个自主的、自我调控的政体。”(p57)

布迪厄政治立场中的不变因素是他对知识分子作为占被支配地位的资本形式与有者的历史生成过程的社会学理解。另一个因素是力图调动科学本身的权能来从事政治事业。

第二部分  反思社会学的论题

一、社会学的社会学

“作为社会分析的社会学”其实对布迪厄对社会学研究对象的分析和说明,也是对知识分子自身的反思。“科学的对象化”,书写自己熟悉的东西,如《学术人》中布迪厄对知识界的分析其实是难度非常大的,在如何恰当的展现资料以及写作方面都使作者苦思冥想。

他认为,在对知识界的分析中,“知识分子与所有的社会行动者一样,都是‘自发的社会学家’……与普通社会学者不同,知识分子作为话语和阐述方面的执业人员,能够将他们的‘自发社会学’披上一门科学的社会学的外衣。”

这种反思还体现在对社会学实践本身进行社会学的检验。通过采用研究陌生人社会的方法来研究熟悉的世界,“颠覆观察研究者与他所研究的世界之间的自然关系,使那些通俗常见的变得不同寻常,使那些不同寻常变得通俗常见……并用实践的方式来证明,有可能充分彻底地将客体以及主体和客体的关系作为研究的对象”,后者即为“参与性对象化”。

二、独特性和恒定性

布迪厄认为所谓的普遍性与独特性间的对立是一种虚假的对立,在我们的分析中应该从普遍性中把握特殊性,在特殊性中体察普遍性。虽然《学术人》探讨的是20世纪60年代的法国学术界,但对这个场域的研究,“可以揭示出某些以一定倾向调控着各个场域运作的普遍法则。(P110)比如在美国的学术资本(academic capital)和智识资本(intellectual capital)中。(学术资本是指与那些控制着各种在生产手段的权力相联系的资本,而智识资本,则是科学名望)

社会研究的目的之一是“揭示跨历史的恒定因素,或者说,去揭示那些在一个明确限定而又有相当长度的历史时期内保持不变的诸结构间的一些列关系”,因此资料的时效性是没有关系的,正如布迪厄所说直到现在我们还会“生产”出一些文章来描述他在60年代描述的那些阶级再生产机制。

研究中的价值判断也是需要我们反思的,从布迪厄对别人对他的著作的价值判断的反驳中,布迪厄认为价值判断是社会学话语中最大的困境之一。“巨大多数有关社会世界的论述所要阐述的,并不是它们考察的现实是什么,而是这些现实的价值优劣。任何一种科学的论述,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观点阐明,也极容易被理解成是在证明某一事情的正当性,要么就是在驳斥什么。”(P117)

这一部分中布迪厄还阐述了他对艺术场域的观点,“艺术场域是个具有客观取向的积累性过程的场所,在这里,通过精益求精生产出来的作品所达到的水准,和那些没有经过这种历史锤炼的艺术表现形式比起来,就是泾渭分明,大不一样。”(P122)因此,对于“高雅”艺术的欣赏不在于个人天分,不在于美德良行,而是(阶级)习得和文化传承的问题。因此,“当我们探讨文化、艺术或是科学的时候,更不用说研究哲学和社会学了,我们必须时刻特别注意保持一种反思性的警省态度:因为有许多的研究对象与思想家和科学家有着直接的利益关联,他们深深地卷入其中,不能自拔。”(p124)

对于社会结构与历史变迁的关系,布迪厄认为社会和历史是不可分的,“所有的社会学都应当是历史的,而任何历史学也都应当是社会学的。”其场域理论的提出,作用之一,“就是想消除再生产和转型、静力学和动力学或者结构与历史之间的对立。” (p126)对场域的分析既要是共识性的也要是历时性的,“如果我们部队场域的结构进行共识性的分析,就不能把握该场域的动力机制;同时,如果我们不对结构的构成、部队结构中各种位置间的张力、以及这个场域和其他场域、尤其是权力场域间的张力进行一种历史分析,也就是生成性分析,我们也不能把握这种结构。”(p127)

三、场域的逻辑

场域和惯习是布迪厄理论中我们应用最多的两个概念,也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对于这些概念,布迪厄认为他其实不愿意对概念进行界定,而更愿意使用“开放式的概念”,因为“只有通过将概念纳入一个系统之中,才可能界定这些概念,而且设计任何概念都应旨在以系统的方式让它们在经验研究中发挥作用”。(p132)

1.场域的界定

根据场域概念进行思考就是从关系的角度进行思考。“一个场域可以被界定为在各种位置之间存在的客观关系的一个网络,或一个构型。”(p134)对于场域的界限,布迪厄认为是非常难以界定的问题,是“场域自身内部的关键问题”,“场域的界限只能通过经验研究才能确定。”“尽管各种场域总是明显地具有各种或多或少已经制度化了的‘进入堡垒’的标志,但它们很少会以一种司法界定的形式出现”。(p138)

2.场域的动力

场域的动力,在于它的结构形式,以及场域中的各种关系。场域中活动的各种力量,形成了场域的特定资本。“只有在与一个场域的关系中,一种资本才得以存在并且发挥作用。这种资本赋予了某种支配场域的权利,赋予了某种支配那些体现在物质或身体上的生产或再生产工具的权利,并赋予了某种支配那些确定场域日常运作的常规和规则、以及从中产生的利润的权力。”“场域同时也是一个争夺的空间,这些争夺旨在维续或变更场域中这些力量的构型。进一步收,作为各种力量位置之间客观关系的结构,场域是这些位置的占据者(用集体或个人的方式)所寻求的各种策略的根本基础和引导力量。”(p139)

学校体系、国家、教会、政治党派或协会,都是“机器”,而是场域。在一个场域 中,各种行动者和机构根据构成游戏空间的常规和规则以不同的强度,不断地争来斗去,旨在把持作为游戏关键的那些特定产物。那些在某个特定场域中占支配地位的人有能力让场域以一种 对他们有利的方式运作,不过,他们必须始终不懈地应付被支配者的行为反抗、权利诉求和言语争辩。(p140)“机器”代表一种极端情况,可以看作是场域的病态状况。

3.场域与系统的关系

无论在系统理论还是在场域理论中,分化和自主化的过程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差别在于:(1)场域理论排除了一切功能主义和有机论:一个既定场域的产物可能是系统性的,但并非一个系统的产物,更不是一个以共有功能、内在统合和自我调控为特征的系统的产物。对系统理论的基本假定(如共有功能、内在统合、自我调控等),场域理论都拒绝接受。(2)场域并不具有组成部分和要素。每一个子场域都具有自身的逻辑、规则和常规,在场域分割的每一个阶段都需要一种真正质的分飞跃。每一个场域都构成一个潜在开放的游戏空间,其疆界是一些动态的界限,它们本身就是场域内斗争的关键。

4.场域分析的步骤

三个必不可少并内在关联的环节:(1)分析与权力场域相对的场域位置;(2)勾划出行动者或机构所占据的位置之间的客观关系结构;(3)分析行动者的惯习,即性情倾向系统,行动者通过将一定类型的社会条件和经济条件予以内在化的方式获得这些性情倾向。

5.场域的性质

(1)对置身于场域中的行动者产生影响的外在决定因素,不是直接作用于行动者身上,而是通过场域的特有形式和力量,通过重新型塑,对他们产生影响。

(2)场域与社会空间的结构(或阶级结构)之间,在结构和运作过程方面都存在全面的对应关系。

(3)各种场域都是关系的系统,这些关系系统又独立于这些关系所确定的人群。

场域的性质决定了,社会科学的真正对象并非个体,场域才是基本性的,必须作为研究的重点。同时,个体是以行动者的身份在场域中活动的,他们对世界(以及场域本身)的特有观念是从场域中建构出来的。而社会行动者是资本的承载者,根据他们自身所有的资本数量和结构在场域中占据位置,并行动。

“不同场域之间的相互关联是一个及其复杂的问题”(p149)“不存在超越历史因素影响的场域之间关系的 法则”(p150)

四、利益、惯习与理性

1.利益与资本

“利益就是一种历史的任意武断性,它根本不是什么人类学意义上的恒定因素,而是一种历史的建构,只能通过历史分析,通过经验观察后的时候总结,来加以体会。”(p159)“没一个场域都拥有各自特定的利益形式和特定的幻想,场域常遭并维持着它们。”利益得到了处于“游戏”中心的人的认可,但因为不同的人在场域中占据的位置不同,因此,利益也同样是千差万别的。

资本表现为三种根本的类型: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还有符号资本。文化资本应该叫做信息资本(informational capital),它本身的形式又有三种:身体化的、客观化的和制度化的。社会资本则是指某个个人或是群体,凭借拥有一个比较稳定、又在一定程度上制度化的相互交往、彼此熟识的关系网,从而积累起来的资源的总和。(p162)

2.惯习与场域

惯习是确定一种立场,即一种明确的建构和理解具有其特定“逻辑”(包括暂时性的)实践活动的方法。(p164)与唯智主义唯心论不同,惯习观认为把实践作为实践来看待,知识的对象是被建构出来的,不是被消极被动地复制的,这种建构的原则存在于社会建构的性情倾向系统里,这些性情倾向在实践中获得,又持续不断地旨在发挥各种实践作用;不断地被结构形塑而成,又不断地处在结构生成过程之中。(p165)

“理性的”惯习,或者称为合情合理的惯习,是某种适当的经济实践活动的先决条件,它本身也是特定的经济条件的产物,因此,必须占有最低限度的经济资本和文化资本。

关于与个体和整体之间的关系来看,“惯习是一种社会化了的在主观性“(p170),社会科学的对象,既不是个体,也不是群体,而是历史性行动分别在身体和在事物中的这两种实现方式之前的关系。这种关系就是惯习与场域之间的关系,它是一种双向的模糊关系。(p171)

“所谓惯习,就是知觉、评价和行动的分类图式构成的系统,它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又可以置换,它来自于社会制度,又寄居在身体之中;而场域,是客观关系的系统,它也是社会制度的产物,但体现在事物中,或体现在具有类似于物理对象那样的现实性的机制中。社会科学的对象就是惯习与场域之间的这种关系所产生的一切,即社会实践和社会表象,或者在被感知、被评价的那些现实形式中展现自身的场域。”(p170)

场域和惯习的关系:一方面,是一种制约关系:场域形塑着惯习,惯习是某个场域固有的必然属性体现在身体上的产物。另一方面,这又是知识的关系,或者说是认知建构的关系。(p172)在布迪厄的观点中,没有合情合理的“理性选择”,而只有惯习和场域的关系。我们不能没有惯习这个观念,因为它能让我们考虑到性情倾向、品味和偏好的持续存在。

五、语言、性别与符号暴力

对于语言来说,语法学采取的是语法学家的态度,与言说者的态度迥然不同,后者力图通过言辞用以行事的能力在世界中完成各种行为,并影响这个世界。(p187)“语言关系总是符号权力的关系,通过这种关系,言说者和他们分别所属的各种群体之间的力量关系转而以一种变相的形式表现出来” 。(p189)法国农村人口大幅消减的例子很好的说明了“在某种条件下,在付出了某些代价后,符号暴力可以发挥与政治暴力、警察暴力同样的作用,而且还更加有效。”(p220)

“语言技能并非一种简单的技术能力,而是一种规范能力。这就意味着并非所有的语言说法都是同样可接受的,并非所有的言说者都是平等的。”(p193)

对于理论的看法,布迪厄提出他无意于生产一种有关社会世界的一般性话语,以及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为分析对象的普遍性元话语。真正的理论是在推动产生科学工作的过程中不断磨砺的。(p211)

“男性支配是基于符号交换的经济逻辑,也就是说,最基于在亲属关系和婚姻关系的社会建构中被制度规定的男女之间的根本不平等,即在主体和客体、行动者与被动工具之间的不平等。”(p229)

六、现实政治

布迪厄认为,我们所面对的主要问题是理论与经验研究日益脱节的问题。对于社会科学研究中的各种问题,比如主体性问题、二元对立问题等,布迪厄认为“如果存在一批共享的反思性手段,能被集体性地掌握和运用,这本身就是争取自主性的一种强大武器。”(p240)“社会学理应独立自主地确立自己的社会需求和作用。”(p246)

布迪厄认为对知识界的反思有两种效应,一是科学方面的,一是政治方面的,科学效应产生着政治效应。“知识分子的集体无意识是知识分子与支配性的社会政治力量间的契合关系。……知识分子群体作为一种集体性的力量,促成了支配力量的维续。”(p252)其实,在布迪厄看来,社会高估了知识分子所享有的自由,没有看到政治和伦理方面对知识分子的集体机制,“知识分子没有坦率地承认他们与自己在知识场域中的嵌入位置之间的关系。”(p253)

七、个人性与社会性

“长期以来,经典哲学一直教导我们必须在‘主体’中寻找客观性的条件,从中寻找‘主体’所规定的客观性的局限。反思社会学则告诫我们,我们必须在科学建构的客观对象中寻找‘主体’之所以可能的社会条件,并且从中寻找他所从事的客观化行为的局限”(p279-280)

第三部分  反思社会学的实践

这一部分是布迪厄在巴黎讲习班上教导研究者如果进行研究的讲座。

一、养成性情倾向

这篇的标题成为“传承一门手艺”,其实正如布迪厄所说希望研究这“养成许多性情想想,其中包括这样一种素质,……把研究工作看作是一项理性的努力。”(p339)

社会科学里登峰造极的艺术便是能在十分简明的经验对象里考虑具有高度“理论性”的关键问题。因此,在布迪厄看来,研究过程中重要的不是方法问题,而是对象建构过程的严格性,也就是研究者如何把社会上不引人注目的对象建构成科学对象,或者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新奇角度重新审视某个备受瞩目的话题。而理论与经验研究之间的关系就是如何将高度抽象的问题转化成实践上完全可行的科学操作。“科学惯习是一种‘造就人’的规则,是体现在身体层面上的规则,是一种科学的做法,它根据科学的规范在实践中发挥作用,但并不明确意识到要把这些规范作为自己的准则。”(p345)

二、从关系的角度思考

“提防方法论的看家犬”,(p349)确实,我们在运用各种分析技术时,必须要考虑它们的条件,并且适用于我们正在研究的问题,不能为了方法而方法,但现在有多少确实是这种情况。

三、彻底的质疑

“要建构一种科学的对象,首当其冲的是要与常识划清界限,与那些被大家共同持有的见解划清界限。”(p360)社会学家本身是一种社会的存在,已经被社会化了,社会世界通过社会学家,通过这些自然而然的操作介入了对象建构的过程。要想真正了解问题,就必须研究问题的缘起,看它们是如何被一步一步地建构起来的。

四、双重约束与转换

“对于整个社会学的学术传统,我们必须不停地追问、质询,冷静而有调理地进行怀疑。”(p372)“同时还必须与各种断裂手段划清界限。”(p376)

五、参与性对象

“参与性对象化要求研究者全面摆脱也他们竭尽全力所要知晓的对象之间的关系。”(p380)正如作者在《学术人》的研究中,所要处理的问题就是作为学术场域的一部分的学术人,如何对这个场域中学术人进行研究的问题。

 

前前后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在终于囫囵吞枣地读完了这本之前读起来就有点费劲的著作,不过通过对主要内容的梳理,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出这本书的脉络,也让我对布迪厄的一些概念和理论有了新的认识,不过真的就是一些笔记,具体的内容以及对其理论的领会贯通与实践,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