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勒的现象学知识社会学

作者:邱小仙

舍勒的这本书有些晦涩难懂,结合上本读的布迪厄的《实践与反思》的学术背景和立场,能够稍微理解舍勒同样是从实践理性的角度出发,建构“以人为中心”的“社会哲学”,关注人的生存状态。舍勒以人为中心的现象学社会哲学理论的基本宗旨,就是要反对和纠正西方近代以来在哲学界和社会科学界一直处于主导地位的实证主义倾向。舍勒的“文化社会学”、“知识社会学”研究又是在现象学哲学的高度上进行的,分析知识的现象学问题和社会哲学中的知识现象,研究知识的生成、社会来源、变化过程、类型等问题,涉及知识社会学与关于知识的起源和有效性的理论(认识论和逻辑学)的关系,与关于各种各样知识的实证性史学的关系,与关于知识的形而上学的关系,与文化社会学的其他组成部分(宗教社会学,艺术社会学,法律社会学,等等的关系,以及与关于各种现实因素的社会学(关于血缘群体、权力群体、经济群体以及它们那些不断变化的“制度”的社会学)的关系。但是,读这本书,对于知识和文化概念的理解,依然觉得难以把握,似乎在知识和文化这两个概念在表述中是可以互换的。由于自己没有读过《意识形态与乌托邦》,不太了解曼海姆的学术思想,因此,不太能领悟两位先哲的思想对话。

舍勒的价值哲学受黑格尔等人的影响,区分“形式”与“质料”,建构以爱为基点和实质核心的价值等级体系,强调可感觉的价值、功利性价值、生命价值、精神价值、绝对价值五级价值从低到高组成的价值等级体系。舍勒的社会哲学旨在回应西方现代性危机,探索以西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为主导的人类文明的方向和出路。舍勒认为,高级价值的特征是精神和情感方面的统一,而低级价值的特征则是精神和情感的个体化和片断化。而现代西方社会由于推崇个体的独立自主,实际上仍处于比较低级的价值等级之上。因此,应当按照这种绝对的价值等级体系及其相应的理想共同体类型,来改造西方现代人的动机结构和情感体验结构,从面达到克服现代西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之“危机”的目的。这就是舍勒对这种“危机”所作出的学术回应。舍勒从关注价值秩序、社会精神特质和主体体验结构的角度,对西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现代“危机”作出学术回应。舍勒将“怨恨”作为资本主义精神的实质,人对世界的情感性价值评价态度由“爱”转变成了“怨恨”。

现象学认为,情绪是人的存在方式。舍勒把作为情绪反应的爱和恨引入哲学并强调它们先于认识活动和意志活动而存在,试图重新改造、审视哲学的传统本体论、认识论。舍勒主张通过现象学还原和加括号过程,使这个世界本真地存在、从而使人获得有关其诸本质的洞见的技术。希望传统以孔德、斯宾塞、涂尔干为代表的欧洲实证主义社会科学能够与哲学思辨、形而上学相结合,防止强调自然主义的研究方法走向悲观的技术主义。其次,将研究视角转向亚洲东方文化,汲取东方文化指向个体精神世界的文化传统。这一方面与梁漱溟划分的三大文化系统有异曲同工之妙。梁先生认为,人类社会存在着由“意欲”和习惯决定的三大文化系统,“以意欲向前要求为根本精神”的西方文化,“以意欲自为调节、持中为根本精神”的中国文化,“以意欲反身向后要求为根本精神”的印度文化。西方实证主义哲学解决的根本问题是人与物的问题,而东方文化人与自身存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