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贫富差距副作用:精神疾病患者增多与社会不平等有关

即使社会愈富裕,但人们的心理健康问题愈来愈多,全世界极端社会事件也曾出不穷,研究人员认为这是不平等导致,当收入分配分散时,社会开始就会出现故障,影响生活在其中每个人的心理健康,反映出来的症状就是焦虑、抑郁、自恋和精神分裂症等异常行为。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报导指出,早在1955 年德国裔美国心理学家和哲学家Erich Fromm 就探讨过一个社会生病是否会使人民产生大量精神疾病,当时他研究的是人们长时间工作为的是追求奢侈品购买欲望的行为。近期学术研究也发现,经济起起伏伏是造成这种麻烦的根源,高度不平等与各种社会弊病会影响人们的健康、肥胖到犯罪和暴力,再到教育失败和低社会流动。

流行病学家Kate Pickett 认为,社会愈不平等,就愈可能在这些指标上表现得愈差。虽然一个人的焦虑度会随着收入增加而下降,但在不平等国家中,各级人群的焦虑程度都会提高,高度不平等国家中最富有的10% 人群的社会焦虑程度高于低度不平等的最低10%。

在社会不平等的系统当中,精神疾病的表现,例如自我伤害、吸毒和酗酒以及赌博问题,都会变得更糟。一项针对3 万名英国人的研究发现,个人在收入等级中的位置,比绝对收入更准确预测精神压力的发生率。在美国,相对收入与抑郁症的关系比绝对收入更密切。

在社会地位中焦虑是人类的本能,在灵长类动物中,新皮质(neocortex) 的大小,即大脑的一部分负责更高级别认知功能,随着物种的典型群体大小而变化,因为生存需要理解社会等级中的角色,以及对其他人思考的直觉,个体必须对群体内的地位以及威胁群体的社会发展保持敏感,因此生活在复杂的社会群体中是艰难的认知工作。

当收入与社会地位愈不平等,每个人变得愈不安全,所以人们会找办法补偿心里的空缺,可能会吃药矫正神经反应或减轻疼痛。有些人采取更顺从的姿势,避免与他人接触,但是缺乏社会互动不利心理健康,影响人际关系发展与事业,使经济困难进一步加剧。

金字塔另一端的人以相反的方式回应,表现得更积极、更自负。一项对自恋倾向的研究发现1982 年以来自恋趋势急剧增加,美国有三成的人出现自恋倾向。非常成功的人经常表现出自恋甚至精神病的行为,调查发现富人通常缺乏同情心,更有可能认为他们应该得到特殊待遇。报导认为,近几十年来,全球化和机械化虽然增加了财富,但是就心理健康而言,这些进步的痛苦并未均匀分布。

本文翻译自《经济学人》报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