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社会学家是看门狗 看到错事要汪汪叫几声”

标题 / 李银河:直面生命 从容不迫地活着

作者 / 刘蕊

来源 / 《大公报》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李银河是位真的猛士,她直面社会舆论对性学的种种错误认识,“如果能用我的研究让社会变得更好,哪怕一点点都愿意去做。”她直面生命的焦虑,“人在哪里生活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的纯度,是生活内容之纯粹与美好。”在66岁的年纪,李银河进入了化境,她不掩饰,不炫耀,真诚地体验、真诚地感知、真诚地表达,用极简的思维方式,从容不迫地活着。

“2012年退休后写随笔和小说,心里有什么想法就写。”李银河说,与退休前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退休前都是写专业方面的东西,并不见得是愿意写的。但退休后,一切“命题作文”都没有了,写的每一个字都是自己想写的。

这些文字汇集成了李银河的新书《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也是因着这本新书,李银河来到郑州做分享,并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面对记者的提问,她有问必答,脸上总是挂着恬淡的微笑,说起话来,语调温和轻快。整个采访下来,记者发现,李银河所说的“开悟”、“进入化境”,不过是她一贯能够直面生命、直面问题罢了。她在接受采访中,不只一次提到,“直取核心”,“宇宙的道理、世界的道理和人生的道理,看明白了没有什么深奥繁复之处,是明明白白简简单单的。”李银河说,只要敢于直视,敢于承认,三观必然正,一切复杂的事情立即迎刃而解。

“我主张参透之后的乐观主义”刘蕊摄 李银河在郑州松社书店接受记者采访

已经退休的李银河如今不再做任何科研项目,她如此介绍自己的三段式生活“上午写作、下午读书、晚上看电影。”李银河说,她并不会去追热映的电影,而是窝在家里看已经推出的、评价又不错的经典电影。经典香港警匪片、《桃姐》都在她的选择之列。

“退休后我常住威海,家离海边就五分钟。我的院子里12栋楼只有30户在那儿过冬,静悄悄的。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李银河戏称它是“瓦尔登湖”,挺乡野的感觉。

有媒体记者用“佛系”来形容李银河的新书,但李银河并不认同。李银河说,能够从宏观层面看到生命没有意义,基本上就是开悟了。开悟后有两个选择,悲观主义的选择是把所有欲望降到最低。而她所主张的是乐观主义的做法。“尽情地、自由地去满足自己所有的欲望,这样也是一种活法啊。”

李银河掰着指头数来数去,对她来说,“令身心愉悦”的事情只有两件,一件是写作,一件是爱情。

“尤其写小说,跟以前写学术著作不一样。不仅有精神的快乐还有生理的快乐。”李银河说,尽管她也尝试写过魔幻类的短篇,“但勉强可以写出来”,她的小说主题基本上都是关于虐恋,目前已经写了七个长篇,其中三个已经在香港出版。

“写小说必须要有内心冲动,否则写不出来。”李银河之所以愿意写虐恋,她直言,跟自己的爱好有关系,“内心对这件事有冲动”。她引用弗洛伊德的话解释说,所有的文学艺术都来源于原欲,原欲在现实中受到阻碍便会升华为文学艺术。

爱是人间最有趣的游戏刘蕊摄 李银河在郑州为读者解读人生哲学与生活之美

“爱是人间最有趣的游戏,是两个高智商、心灵极为敏感、灵魂丰富有趣的人之间的游戏。”对于李银河而言,她与王小波的爱情被世人津津乐道,在谈及如今和大侠的爱情时,她们二人的爱情同样让人羡慕。“跟大侠一起生活,不用做家务。甚至连逛街都省了,连鞋子都是大侠买好拿回来试穿一下,不合适他再去换。”在分享会现场,观众请李银河分享下与大侠在一起的趣事。李银河说她与大侠在一起的生活是自在的、身心皆舒适的。

李银河说,爱的发生是不由自主的,主要在精神领域,因此并无对错之分。“爱上了一个人,就是fall in love。这里面很多是非理性的。听到嗓音,爱上他了,这里面哪有理性的影子,完全是非理性的。一个非理性的东西怎么能说它对错呢?如果他肉体出轨,这个是犯错。但是爱上一个人本身没有错。”

“社会学家是看门狗 看到错事要汪汪叫几声”

刘蕊摄 《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书封

尽管已经退休,身为社会学家,尤其是作为一名研究性的社会学家,李银河仍旧用她一贯的“直视”去看待目前社会上存在的一些有争议的事件。

李银河说,做社会学家,就像一个社会的看门狗,当你看到什么事错的离谱的时候,你就汪汪叫几声。不论是参加综艺节目录制还是微博上回答问题,李银河的目的只有一个,“普及科学的性知识。”李银河告诉记者,每个问题都是她自己回答的,这些问题多数都是关于婚姻、恋爱、家庭,“牵扯到女性性高潮、自慰等问题也会回答。因为这些观念上错得太离谱。有人对自慰的看法仍旧停留在18世纪,我不得不出来说一下。”

在李银河看来,在性问题方面,中国还存在双重标准。但她也坦言,目前已经有很大的改变了。刚刚过去的三八妇女节,让我们看到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到女性,开始更多的关照到女性的社会需求,并尊重女性。随着中国社会的不断发展,中国女性的地位也在不断的提高。

“不婚”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随着现代化和城市化浪潮的蔓延,城市中越来越多的独立女性成了不婚主义者,对此,李银河用数据来说明现象,在北欧等国家,70、80年代已经出现了单身浪潮,美国80年代单身占30%,现在超50%。现在的日本被称为“低欲望社会”,宅男宅女对家庭生活不向往,对生儿育女担负家庭责任不感兴趣。

而中国现在独居人口是2亿人,80年代单身人口只占2%,2007年李银河等做的《东西南北中》调查获得数据显示独居人口12%。

李银河认为这是在社会发展和文化变迁的基础上,人们,尤其是女性对新的生活方式的选择,李银河说:”在传统社会中,女人通常没有独立收入,必须和一个人结婚才能保证生活,现在很多女人的经济独立,完全可以养活自己,就会多了一种选择,这是城市中一种非常典型的现象,也是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后果,从大城市来看,越来越多的人从家庭版呢为转向个人本位,选择把个人的生活质量放在第一位。”不过李银河强调不要以偏概全,要注意到从总体人口来看,”不婚”还是很少一部分人的选择,”其中也包含着很多单身青年暂时找不到结婚对象的情况,比如我们现在流行的‘单身狗’叫法。”李银河说。

不喜欢“王小波的妻子”标签

提起李银河,绕不开“王小波”。李银河说她不喜欢“王小波的妻子”这个标签,“喜欢王小波的才知道我是她妻子,这证明我挺失败的呗,至少比王小波失败得多。”李银河笑着说。

有人赞美李银河是“为女性独立勇敢发声的自由战士”,她本人也更喜欢“战士”的标签,因为“有时候有战斗的感觉”,“做先锋的感觉也不错。”正如李银河在书中所写,“我的研究挑战传统,我的生活方式随心所欲,说自己想说的,写自己想写的,做自己想做,让生命绽放出自由之光。应当用单纯勇敢的心面对一切。”

尽管在大众看来,李银河的种种言论很“辣眼睛”,甚至还被“泼粪大妈”泼过粪。但李银河说在社会学界,她并不觉得孤单,“大家的观点跟我差不多”。

李银河说,“挑战习俗,挑战社会,挑战时代,一种欣快的感觉,超凡脱俗的感觉。肯定会受到很多非议、冷嘲热讽,但是可以不予理睬。”从她身上,可以看到中国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感,“当全世界的青年人都在恋爱的时候,我们关心的是中国向何处去。我们这一代人,社会责任感已经深深地在心里了,对于中国出现的问题不管是文化的、社会的、政治的,非常关心,如果能够用我的研究让社会变得更好,哪怕一点点都愿意去做。”

“像言说世间万物一样言说性”

李银河认为,中国的性文化目前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人在性的方面非常压抑。贬低性、反性、否定性、认为“万恶淫为首”,除了生孩子之外,不给“性”正面评价,没有开放的心态来面对性快乐。

二是男女双重标准。对男性大多是正面评价,而对女性大多是负面评价,对因此中国女性在性方面尤其压抑。李老师举出一项统计数字,2004年全国抽样调查中,60-64岁年龄组的女人终身没有性快感的是28%,而世界各国的没有超过10%的。到“完全可以像言说动物一样言说性,像言说植物一样言说性,像言说无机物一样言说性,像言说世间万物一样言说性”,也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大众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同性恋,李老师做了一个比喻,“怎么对待左撇子就怎么对待同性恋”,尊重他们的人格,包容他们的性侵向,表示理解和接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