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约拍”流行的背后

作者:陈钰玲,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学系研究生

都市人像约拍,指近年来兴起于大都市年轻人之中——其中大部分由非专职(专业)的摄影师和模特构成——的人像拍摄活动。本文认为,当下都市的约拍活动已经不仅限于一部分人的个人兴趣,而外扩到一个可见的现象了,这些不断变更场所却恒然持续的活动也许可以作为观察这个变动的社会和了解开放的城市的突破口(据笔者观察,大规模、高频率的约拍活动目前只出现在上海、广州、深圳)。

约拍活动有以微信公众号为中介平台的:公众号经营者在公众号上发布群体约拍信息,模特、摄影师自主报名,而报名的条件往往仅限于关注公众号、转发活动链接、点赞链接(发送到“看一看”作为宣传),无其他门槛。群体约拍往往在活动现场才进行模特与摄影师的随机匹配。在约拍活动后,摄影师出片,公众号同时出文。看似是无实质回报的、需要大量精力成本、时间成本投入的公众号经营,却在人群转发后转化为公众号的流量(大流量也必然伴随着变现的可能)。例如某一摄影公众号做大后,经营者小林干脆辞职,做自由职业者,接需要付费的拍摄工作,从他的作品看,目前拍的“网红”居多,网红博主和小林还会在微博上互相推广,从而使得公众号流量转化为个人的职业资源。

以上是约拍活动中的一类,有公众号作为中介。除此之外,还有微博上摄影师发布的约拍招募计划,和大量的约拍微信群和摄影师交流。微信群里发布的内容大多是摄影师的拍摄计划、模特招募需求、摄影作品分享,群人数本身较多,加上异质性强,这种弱关系因此带来更多的信息源和信息流,但群成员的关系也较为松散。在大群的互动和实际的约拍活动之外,延伸出一部分摄影师的“中等关系(格兰诺维特)”:约拍几次后熟识的摄影师会在下次的约拍中叫上彼此,小圈子分享模特信息等。但这一中等关系仅限于摄影师,模特与模特之间往往不会产生联系。

那么问题的核心在于,约拍何以吸引?最直接的原因是:大部分约拍活动是“互勉(免) ”的,而在非专业摄影的活动框架内,免费是最大的诱惑力。摄影师部分是业余爱好者,也有少部分是做专门的摄影工作或者开摄影工作室的;模特几乎全是对自己身材、样貌还足够自信的业余者,在这些约拍活动中,基本没有专业模特出现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摄影师不需要花费请模特的钱,便可以获得练手机会;加上模特往往也没有太多要求,他们便可在自己专业范围内自由创作发挥(较为成熟的摄影师往往有较固定的拍摄风格;在付费拍摄中,模特往往是看中某一摄影师的风格而来,因此摄影师也需要满足客户、模特的要求,自由发挥的空间相对较小);模特则只需准备好妆容和衣服,使用已有的身体资本,最终便可获得美照。两厢情愿。

模特得到了好看的照片,摄影师则可以练手、认识更多女孩。但大部分情况下,这两个主体的互动却也仅限于拍摄之时,对于对方的社会身份、职业等其他信息,双方不会探听,关系的运作往往是“暂时性的”、“一次性的”。那么,另一个问题浮现:约拍活动的持续吸引力何在?模特对于美貌和美照的满足限度会达到极点,摄影师相较模特而言也需要付出更多(拍摄时的体力、器材投入、后续修图时的精力投入),他们为什么乐于此而不知疲倦?

因为前台的逻辑是如此,舞台后的逻辑却是:在这场一次性的交往之中,你我都掩去了日常的社会身份,我们暂时挣脱了日常的焦虑;但在离场之后,我可以拿着我拍出来的照片在我原来的社会关系中展现我的摄影技术、交往能力(能约到很多妹子作为自己的模特);你也可以拿着到手的照片在社交平台展现自己的美貌和灵动(撇开照片的呈现与真实之间的距离不谈),多少通过身体资本的展现而获得他人对己的认同, 完善自我主体性。

一切清晰起来。在剧烈变动和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究竟在何处可获得身份认同,又在何处能缓解身份获得的焦虑?——约拍,这一场现代人短暂的逃离。在这场短暂的互动中,人际交易复合成一个模糊的身份,但却不会累积成持久的社会联系 。跨越日常边界的互动、跨越边界的关系及故事在这里发生,但它却只要求你的摄影技术和我的身体资本、相貌资本,无需涉入在日常生活中对个体其他身份和其他能力的考核。也因此,在这里,他们获得短暂的身份确信和身份认同,在这个场域中,我就是模特,我就是摄影师,我不会不明白我到底是谁,不会不清楚到底我的价值感存在于何处。而这在当下身份焦虑和身份模糊的社会情境中,无疑是一场“救赎”。相比那些整日读书、写作却疲于生存的文科知识分子,那些陷入996加班循环的年轻人,尽管在他们所处的空间中,他们拥有一个明确的身份,但这身份是否同时带来与身份相匹配的价值感?值得存疑。如果是我,我愿意在这场短暂的交往关系中获得明确的价值感,获得暂时的逃离与喘息。

但另一个问题在于,如此“救赎”释放了约拍者的身份焦虑吗?

在约拍活动中,较为常见的是男摄影师和女模特搭配。表面上看,相较而言女性的特质更有利于“呈现”——无论身体线条、身体表达能力都优于男性,加上女性本身可能较爱美,追逐拍照的内在动力更足。因此,男模特较少,女模特也更受欢迎。

但在这一简单归纳背后,更为有趣的是,是谁决定了女性在摄影呈现中的优势地位?这种表面的优势地位是否确为优势地位?

从对摄影师的零碎访谈和他们出片后的展示喜好看,在摄影圈,标准化的审美同样存在,若简单粗暴地概括便是:要长相、要瘦、要年轻,年龄与“美貌程度”决定了模特在这个圈子里受认可的程度,拍摄经验丰富度、表现力、个人风格多元性、气场、好不好沟通等等因素则是基于其上的加分项。同时拥有上述资本的女模特,会在拍摄中获得摄影师的青睐。反之,不够好看、没有拍照经验甚至对镜头怯场的模特,摄影师甚至会觉得没有激情、镜头不愿给到模特,“不得已”而出的照片也是寥寥,分殊明显;“良心”的摄影师会对其稍加照顾,但在专业领域中,依靠道德规训而产生约束的行为实际上无法持久,在这一评价标准下,谁“优”谁“劣”显而易见,当摄影师将自己的身份定位职业化而期待出片更多时,实际上很难兼顾自身作为社会人、道德人的义务,何况这一“义务”还同时要求个体保有高度道德感和体察能力。

上述隐性标准的存在和应用也意味着相应筛选行为的产生,于是,看似每个模特都能在这个场域中获得身份投入和角色拟合的机会;实际上,一旦摄影师的拍摄标准、用人标准启用,模特便处于被“审视”的状态。而这也意味着不平等会在那些不够符合标准的模特身上产生,在这个力量场域中,她们没有选择的权力,而在如此不平等关系弥散的组合中,权力和权威就此产生,摄影师便是权威。

模特群体存在差异,那么摄影师群体是否也会因自身摄影水平而出现分异,进而导致被审视、被审查?答案是否定的,虽然在拍摄前,模特可与摄影师商量自己期待的风格;但在约拍活动发生的场域中,摄影师是权威,他们手中掌握着“武器”——既是摄影器材,也是话语权——如何拍、怎么摆姿态,往往由他们来决定。若说有审视,更多存在于后期作品的呈现,模特可发表意见、不满,但这种审视或审查更多来自同行压力和评议,而非来自模特;亦即是,在免费交易的情况下,他们无需肩负起对模特的责任,因此模特的话语对他们而言,是无足轻重的。

当摄影师与模特的不平等关系与性别关系复合时,情况似乎变得更为糟糕,在这里,她们是什么?是被观赏的物吗?是商品吗?他们,透过镜头,凝视她们。这一现象的极端表现即是:私房拍摄。在私密空间下,被凝视的不再局限于容貌、身材,而扩展到整具身体(如未特别指出,本文的讨论大多指男摄影师与女模特的互动;但实际上在私房写真中,部分女模特考虑到安全性,倾向于寻找女摄影师、gay男摄影师等)。

私房这般凝视已经上升到关系的拉近与私密空间下的亲密感和信任感。这也是私房拍摄会引发下述令人浮想联翩的话题的原因:私房写真是不是伴随着约炮?私房中到底有否存在强制交易?肉体换照片,拍摄换性?

在免费交易的情况下,数据来源不足,笔者无法给出确切答案。但在付费交易的情况下,存在,但较少。在付费交易的情况下,若是大模,摄影师需要偿付请模特的费用;若是付费约拍,摄影师在拍摄结束后必须给出客户满意的片子。对于摄影师而言,花费前期构思、器材损耗、拍摄精力、后期修片苦力去换一次看似免费的约炮——实际上,若性行为发生,一般情况下这就算模特支付给摄影师的费用了——这对专业摄影师而言,得不偿失。这种情况不是道德约束或自我约束的结果,而是职业交往、公共交往的交易原则。而对模特而言,若非自愿,性行为也不会发生;因此一般而言,模特为了安全考虑,会选择同性摄影师或多带一个伙伴入场(若模特提出带多一位伙伴而摄影师拒绝,潜在危险信号便发出了)。但若是两厢情愿,就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了。而无需付费的私房交易,本身就是在不平等的条件下进行再强化,了解到的案例少之又少,只能根据常情推测:女模特一般不会接受免费约拍,这种免费也许是危险的付费。

由此,本文的结论是:在约拍场域下获得的身份确信,对于模特而言,是需要条件限制的,需要强势的美貌资本;而这些苛刻的条件实际上导致了很大一部分女性(年老的、不美的)是被剔出认同范围、是不被这类活动所欢迎的。而对摄影师而言,这种身份获得相对来说较为宽松。

但这种身份确认,实际上默认、助长了男性与女性的不平等的性别模式。如果女模特甘愿在此中赢得短暂的身份角色,那也意味着,她必须同时接受来自男性摄影师的审视和玩味。摄与被摄的不平等行为中权威角色被建构,女性的身份获得与身份不平等、男性的身份优势交杂其中,在这种心态下,价值感的获得是否可以抵消此种能量失衡?我的答案是悲观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