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社会学吧

“忍受”的社会学

我们从小就晓得“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现实的难堪导致了忍受的必要。那么透过社会学的滤镜,我们又会如何理解“忍受”的意义呢?

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会长、华东理工大学教授徐永祥逝世

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社会工作重建的开拓者,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会长,国际社会工作教育联盟委员,上海高校智库“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研究院”院长,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学科的奠基人,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徐永祥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9年2月21日凌晨在上海逝世,享年64岁。

也说“大仙儿”

人所以会求助大仙儿,找大仙儿给“看看”,多少是想将不确定变为确定、把不可知变成可知,一言以蔽之,就是为了控制,让控制的能力能够匹配得上控制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