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终社会学总结

盘点的功能在于回首往昔。回顾过往,我们或许会越来越感慨自己的局促:短期的目的性越来越强,做事也越来越寻求直接的收益。这种促狭感不再是所谓“下层”的专属惯习,而毋宁说是成功焦虑所“碾压”出的同质化生活轨道。

继续阅读

自杀的社会文化意义

历时性地看,统计数字或简要描述是我们了解自杀的第一道关口。之后是心理学或精神病学的分析进路,它们通过技术性范式(technological paradigm)所打造的精神障碍标签,把自杀者置于社会真空,将其变成一个个的“无名”个体。再向后,就出现了自杀研究的社会学路径。

继续阅读

何雪松:病毒与流动社会

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特别拍摄制作“学人论疫——你需了解的社会科学知识”4集主题系列短视频,邀请专家从历史、社会、法律、心理四大领域,介绍、解答本次疫情所涉及到的社会科学知识与问题,更好地让人们从思想上高度重视,在知识上破除疑惑,共同应对疫情带来的挑战。

继续阅读

我唾弃插队

排队关系着一个古老的话题:怎样分配资源?是根据权力,所以“让领导先走”?还是依据崇老文化,以长者优先?先到先得,是公平伦理的叙事:排在前面的人等待的时间最长,所以他可以拥有先获得资源的机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