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Posts tagged as “个体化社会2018”

个体化的结构困境

现代社会的不断的分化,造成当下人们生活状况的普遍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原有的历史的传统的东西不断地被解构,并丧失了合法性。要解决后现代性带来的这些问题,现代性试图通过理性立法消除矛盾和忧虑,精心策划清晰的外部环境,以此来克服矛盾、稳定秩序。然而这样的做法带来的结果是不仅没能用彻底立法的秩序清晰性与透明性取代之前的前现代的“混乱”,反而制造了更多的人为混乱。

“个体化社会”的疯狂与救赎

鲍曼,一个用学术的方式讲故事的社会学家,在《个体化社会》中以多篇短小精悍的演讲散文勾勒出后现代境况下人们的存在、思维和行为方式,揭示现代人在“个体”与“社会”两极间摆荡的尴尬、失落与疯狂。

《个体化社会》读后感

鲍曼对后现代主义的描述十分清楚,他不拘泥于个别现象,概括提炼之后,常常引用其他学者的论点,对比分析。我对鲍曼的著作研究不透彻,理解尚浅,阅读本书时对两个概念印象颇深。第一个是“理性”,鲍曼多次提到了“理性”是如何影响人们的感知和行为。有意思地是,书中的“理性”并不以“感性”的对立面而出现,但却在第十三章中被单独拎出,与“爱心”作对比;第二个是“流动性”,鲍曼不仅借助空间阐述了当下社会流动、社会阶层变化,还将“流动性”从空间延伸至了时间这一维度,符合现状的同时,也一下让社会分层的问题立体化。

读书笔记之《个体化社会》

《个体化社会》是鲍曼的作品,从我们的存在方式、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的行为方式三个面向来讲诉个体化社会中我们所遇到的一些问题。

《个体化社会》读书笔记摘抄

对自由与保障关系的阐释,对“责任”的信奉,每个问题都是我们应该且必须知道的!

西方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在其《个体化社会》一书中,阐述今天在后现代时期“沉重的、固体的”现代性将衍变为“液化的,灵活多变的”现代性,无情的社会分化将给目前人类生活带来一种特有的不稳定感和不确切感,这种不稳定感将使个体与世界这原有的“合乎道德的结合”彻底崩溃,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象家庭、民族、福利保障、教育机制、劳动秩序、道德规范等各个领域一朝成了掣去底层的空中楼阁,最终导致全面的坍塌。在劳动力方面,相比过去,今天短期雇佣取代了长期雇佣,这意味着资本与劳动力之间的约定宣告完结,也意味着从此职业生计将丧失内在的稳定性。一方面是资本摆脱了劳动力的束缚,摆脱了各种责任,摆脱了对雇员们的责任,摆脱了对每个人生活状况的自动延续所负有的责任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另一方面是个体的心理素质和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将因这种流动的现代性而产生广泛深刻的影响。

《个体化社会》读书笔记

集体(民族和国家)曾是这种永恒的体现,现在民族受到全球化的殖民,家庭存续的时间也没有人能保证。今天的时光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除了死亡任何东西看起来都是可以逆转和改变的,死亡并不指向永恒,它只是对永恒感觉的终结,这种感觉也是短暂的,人们对于短暂性的追求使得追求不朽成为可笑之事。

鲍曼:个体化社会困局的反思者——读《个体化社会》有感

围绕“个人与社会关系”中心议题,鲍曼把社会看成一种“一致认为和共受同享”的力量,从“文化和秩序”诠释了现代的社会分化,揭示了当代社会(或曰后现代社会)正在形成“个体化社会”困局,并明确指出:在一个充满差异、“他者”的个体化社会里,宽容“他性”的存在,承认相互间的相异性,在差异中谋求一致,才是个体自由、保障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