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学界

一枚社会学博士生的小日子

“身体的难受成为每天的常态,心里的难过成为无尽的侵袭,水深齐颈而窒息难捱的死生折磨和伪装正常以体面活着的重负不堪之间,抑郁症的魔鬼形象越来越狰狞鲜明,绝缘美好,前路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