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理论

“文学社会”:一场布迪厄的独孤旅行

布迪厄的“文学社会学”,要做的就是“指出”,他注定是从社会学出发,贯穿与敞开于他的“文学场”,并运用场域、资本、习性等概念工具分解既存的“文学社会”。

Posted in 方法

朱伟珏:社会学方法新规则——试论布迪厄对涂尔干社会学方法规则的超越

涂尔干指出,社会学要想成为一门真正的社会科学就必须与各种浅见和成见划清界线并将独立于行动者意识与意志的社会事实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而另一方面,布迪厄则主张应该将受涂尔干排斥的“行为者的浅见和成见”同样视为社会事实的一个组成部分。

Posted in 理论

朱伟珏:超越主客观二元对立——布迪厄社会学方法论及其“惯习”概念

布迪厄指出,主观主义与客观主义的对立是社会科学领域内最根本、最具破坏作用的一对范畴。为了克服这一对立并实现其统一,他从认识论的层面对此进行批判性考察的基础之上,提出一个可以同时弥补主观主义与客观主义不足的重要概念——惯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