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研究

疫情中的社会现象(之五)

家门口发现了疫情,还是瞒报:“大量接触医生、护士等医院工作人员、其他病患者及陪侍家属,致使上述60余人被紧急隔离”。人们对此的反应,可分成“恨”和“慌”两类:恨他明知而故瞒,于是去骂他,说要公开他的全部信息;慌他带来的可能风险,于是一方面自我保护与隔离,一方面把消息传播给身边人。

Posted in 研究

疫情中的社会现象(之四)

道德绑架是一个挺模糊的词,有时候一通慷慨陈词、义愤填膺,却可能侵犯了他人的自由,而有时候贴个道德绑架的标签,或许就完成了对当事人的洗白。

Posted in 研究

赵万里:谣言是如何被操纵的

近年来,各种天灾人祸仿佛多了起来。这些灾难性事件不仅使我们深刻体会到大自然的可怕威力,而且也让我们认识了各种谣言的制造和传播所带来的大众恐慌。

Posted in 研究

疫情中的社会现象(三)

突然把中医吵上热搜。中医的权威当然见仁见智,可是西医战胜中医,与其说科学理性的建构,不如说是西医话语霸权确立的过程。

Posted in 研究

疫情中的社会现象(二)

疫情袭来,“武汉人”从一个地域联结的符号,变为一个人人恐惧的群体,仿佛“武汉人”就是新型冠状病毒的同义词。

Posted in 研究

疫情中的社会现象(一)

我们都熟知谣言产生的公式,事件严重性乘以消息模糊性,就成了谣言四起的温床。但观照现实,这公式似乎也有修正的余地。

Posted in 研究

社会学教授:恐惧、指责与对抗无益于应对疫情

传染病社会学研究创始人菲利普·斯特朗(Philip Strong)约30年前便发现,任何新的传染病都会引发三种流行趋势:恐惧、道德化和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