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学术

自杀的社会文化意义

历时性地看,统计数字或简要描述是我们了解自杀的第一道关口。之后是心理学或精神病学的分析进路,它们通过技术性范式(technological paradigm)所打造的精神障碍标签,把自杀者置于社会真空,将其变成一个个的“无名”个体。再向后,就出现了自杀研究的社会学路径。

Posted in 学术

自杀实为他杀

不必回到动荡年代被逼迫致死的诸位大家,我们回顾条条自杀新闻,便可以做出“自杀实为他杀”的判断。人生而在群体之中,自杀则是对群体的最后一次、彻彻底底的逃离,或者说解脱。

Posted in 学术

由自杀想到的

最近常有“自杀”等类似消息,除媒体的议程设置外,也可看作是对人的处境的一种昭示——即使只是针对部分人。

Posted in 学界

为抗议特朗普,一位社会学教授开枪自杀

根据法庭记录显示,69岁的社会学教授马克.伯德(Mark J. Bird)上个月被指控在室内开枪、没有许可证携带武器,以及在学校内拥有危险武器。

Posted in 青年

学生跳楼自杀以后……

暑假回家不久,听说附近的一所初中“有学生跳楼了,家长堵在学校要说法”。了解之余,也有思考一二,其一关乎因果的确定,其二涉及沟通的进行。

Posted in 青年

大学生自杀的悲与思

今天的学子,面对把他们逼到绝望的境地,终至独自而孤独地自杀,以悲伤且惨烈的方式,向我们掀起某些暗黑浪潮的一角、一角、又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