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青年

我们为什么只能看到容貌?

在知识和信仰的作用下,作为观看的一种方式,男性凝视“不单单注视一件东西,而且还在审度物我之间的关系”,这意味着不仅物化了被观看者,观看者也成为资本和父权制等的奴役,只能以单一且浅表的方式去观察他人,双方都被剥夺了能动性,都失却了定义美的权力,而成为被异化的木偶。

Posted in 学术

新年快乐,社会学说

“新年”二字作为符号,被寄托了万象更新的意义,进而引发彼此祝福的人际互动。在这其中,新年也逐渐成为“超真实”(比真实还真实)的表达,如鞭炮一般,许下的许多祝福仅仅灿烂在噼里啪啦的那一瞬——这不是我们的错,而是因为愿望嵌入在这个机会分化、高速流动、风险不定的语境中,唯一确定的或许就是不确定。

Posted in 学术

2020年终社会学总结

盘点的功能在于回首往昔。回顾过往,我们或许会越来越感慨自己的局促:短期的目的性越来越强,做事也越来越寻求直接的收益。这种促狭感不再是所谓“下层”的专属惯习,而毋宁说是成功焦虑所“碾压”出的同质化生活轨道。

Posted in 学术

两代婆媳的“恩怨情仇”

用帕森斯的模式变量来说,上一代婆媳之间的关系是情感性的(负向情感),下一代婆媳之间的关系是情感中立性。

Posted in 性别

78年后,第110个三八节有何感?

今天是第110个“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1942年的三月八日,丁玲写下《三八节有感》,开篇便发问道:
“妇女”这两个字,将在什么时代才不被重视,不需要特别的被提出呢?

Posted in 学术

我唾弃插队

排队关系着一个古老的话题:怎样分配资源?是根据权力,所以“让领导先走”?还是依据崇老文化,以长者优先?先到先得,是公平伦理的叙事:排在前面的人等待的时间最长,所以他可以拥有先获得资源的机会。

Posted in 学术

疫情中的家庭生活

听到过关于子女在外的两种声音:一种认为距离远了,双方的心反而近了,距离过滤掉冲突,牵挂联结彼此;一种认为离得远,说的少,生活交集变小,相互的话题也少了。

Posted in 性别

女性气质的类型与嬗变之初探 ——基于对中国金鸡奖最佳故事片的分析

日常生活中,我们所熟悉的女性气质,无外乎贤妻良母、持家有方、温柔贤惠、感性动物、依赖男性等,如此贬低、压制、约束、统治女性的性别主义(sexism)至今荼毒不浅。带着这样的认识及想象,本文尝试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女性气质进行分类,并以1981年至2017年之间获得中国金鸡奖最佳故事片的电影,作为对女性气质分类的事实与机理的验证和诠释。

Posted in 性别

从女医护被迫理发想到的

从女医护被迫理发这件事中,我想是不是存在性别和组织这两个范畴的交叉,性别的强化与再生产嵌入在组织的运行中,反过来也是,其机制就是男权制和科层制的交互作用。

Posted in 阅读

由《记忆的性别》看多重时间观

贺萧《记忆的性别》不久前出了中文版,虽不至洛阳纸贵,也颇为受关注。读完后就其中对“时间”的论述,做一点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