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研究

手机如何影响了我们?

齐美尔关注的陌生人,通过技术条件,拓展了其应用范围:陌生人今天在并且会待到明天,他距离我们既不近,也不远。同质化与异质化是相对的,一个个团体联盟的同质,就是彼此间的异质。运用手机,我们也会遭遇不同的人物,这一条条的互动仪式链,将人们整合在了一起。这一点力图从微观过渡到宏观。

Posted in 研究

对特权的思考

曾经有网络暴力的提法,互联网既可以发出声音(利益高),而且还不受限制(成本低)。与之相似,面对特权,我们的应对不仅需要结果的正义,还关乎程序的正义。

Posted in 研究

从社会学角度看老二

老二的有无反映了国家对人口的干预。不论是过去的独生子女政策,还是如今的全面放开二胎,都在国家的计划之中,是国家的现代化策略。

Posted in 研究

为什么星座运势总受关注?

生活中,我们不时就能看到关于星座运势的消息,那么,为何星座运势总能受关注呢?本文以为,至少有如下六个原因。

Posted in 研究

减肥的社会学

减肥首先同现代性相关。如果没有现代社会作为语境,我们可能现在还在为吃饱肚子而不是吃好肚子在发愁。

Posted in 研究

对于秘密的社会学思考

分享秘密,是一种认同感的表达:将对方纳入首属群体,成为“我们”的一份子。这类似一种仪式,体现或加强了情感与信任。

Posted in 理论

“忍受”的社会学

我们从小就晓得“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现实的难堪导致了忍受的必要。那么透过社会学的滤镜,我们又会如何理解“忍受”的意义呢?

Posted in 研究

小议“亲职”:阶层、性别及情感

对于母职的研究已有不少,诸如“密集母职”“经纪人化”等,本文将父职等涵盖进来,组成“亲职”。对于亲职,如果我们不只是将它当作一个因变量,那么在现实中,阶层对亲职的影响力便值得玩味了。

Posted in 理论

也说“大仙儿”

人所以会求助大仙儿,找大仙儿给“看看”,多少是想将不确定变为确定、把不可知变成可知,一言以蔽之,就是为了控制,让控制的能力能够匹配得上控制的欲望。

Posted in 性别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下的订单?

看到这样一句话:“女儿是爸爸上辈子下的订单,妈妈是这辈子来送快递的。”话值得玩味,姑妄言之如下。